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极品上门女婿

第二百二十七章:死人了

极品上门女婿 最萌小哪吒 2564 2020-02-04 12:40

  

“没事的,张医生,我可以多出钱,毕竟干我这行的还是不能休息的,要不然我可就没有饭碗了。”

  

老者如此的恳求,让张楚峰的心软,他知道此时他不答应也得答应了,心里想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于是答应了。

  

“行,我给你针灸。”

  

张楚峰点点头,“可以让你快好两天。”

  

老者欣喜若狂的脱掉上衣,十分的开心。

  

“嗖嗖嗖——!”

  

张楚峰一口气下了九针,准备把病人的胀气给逼出来。

  

“啊——!”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病人突然身体僵直,双目怒目圆铮,一手捂着小腹,一手指着张楚峰,嘴里还振振有词念叨。

  

“你......你......你害死我了。”

  

老者艰难的挤出这么一句,随后就哐当一声,直挺挺的身体向后一倒从凳子上面摔到了地上。

  

倒地之后,抽搐了几下之后便没有了声息,一动不动。

  

在场的病人还有后面排队的人们看到这样的一幕,目瞪口呆看着倒在地上的老者。

  

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刚刚还一个活蹦乱跳的一个大活人,怎么突然就失去了声息倒下了呢?

  

众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倒在地上的老者。

  

“他死了吗?”

  

也不知道是谁问了这么一句,倒是让原本惊慌的医馆瞬间安静了下来,事发突然,所有人都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医馆里面的空气,仿佛都凝滞了。

  

死人,那肯定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在医馆里面死人,更是一起重大的医疗事故。

  

旁边的孙童也是满脸震惊,怔了半天才打了一个激灵过来,“怎么会这样呢?”

  

他蹲下去,颤抖的手伸过去给老者把脉,心脏突突的跳,一时他也是有些紧张。

  

半分钟后,孙童脸色苍白收回手指,抖动着嘴唇想要说话却说不出口。

  

看到孙童这个模样,在场的众人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眼前的这个老者看来真的是没救了。

  

病人中,前来复诊的老干警葛大爷也走过来,见状也上来探了探老者的鼻口呼吸和动脉。

  

随后,他摇摇头说道:“死了,死了,没救了。”

  

这时候葛大爷还看了看张楚峰,眼神中充满着质疑和同情,死人了,无论是不是张楚峰的责任,医馆其实都可以关门大吉了。

  

只不过此时的他一股充满正义的气息喷涌出来,看来他真的是一个庸医,赶紧关门大吉吧。

  

听到老者死了,众人情绪瞬间低落起来,一开始只是猜测,现在倒是猜测变成了现实,一时让他们心里有些不适。

  

有人叹息有人哭泣,还有人拿着手机拍摄,更多的人是议论纷纷。

  

老人死了,这张楚峰就是一个庸医,这样的医术还开医馆,他们来这里医治不是自寻死路吗?

  

很多病人和家属纷纷退后,一个排在张楚峰面前的病人,更是惊慌失措的离张楚峰远一点,向后连忙退后了几步。

  

治死人了,这可不是小事儿。

  

陆镇南碰巧想过来看看张楚峰,谁知道竟然碰见了这么一档子事儿,见状都皱起眉头,不知道应该怎么解决。

  

善后容易,可是这个医馆的名誉算是彻底的倒地了。

  

以后估计都不会有人来这里看病了。

  

张楚峰这个年轻的治疗生涯也要彻底地断送了。

  

孙童走到张楚峰的身边,贴着耳朵低声说:“楚峰哥,病人.....没脉搏了。”

  

说到最后的这几个字,孙童脸色苍白,似乎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知道了。”

  

张楚峰淡定的点点头,附身开始把脉一番,原本的惊讶很快就变成了戏谑。

  

还没等他起来,门口就是一阵吵吵闹闹。

  

“爹,爹,你怎么了?”

  

几乎是话音刚落,门口就开了一辆面包车,车门打开,钻出来几个人。

  

其中一个中年妇女远远的还没有走近医馆就开始喊了起来,“爹啊你可不能有事儿啊,你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啊。”

  

身边几个同伴也都神情悲切起来。

  

“无能医生,你赔我爹的性命!”

  

中年妇女看着悠闲自得的张楚峰之后,嚎啕大哭一声之后就冲上来打张楚峰。

  

孙童忙伸手拦住他。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打死这个庸医,来换我爹的性命。”

  

中年妇女怒吼:“还我爹的命!”

  

几个同伴也开始义愤填膺起来,扬着手里的棍子指着张楚峰,准备随时冲上来痛揍张楚峰。

  

“我看你们哪个敢动手。”

  

陆镇南站出来怒视他们,脸色通红,毕竟这是他老大出的医疗事故,他们本来就是不占理的那一方,现在要不是他们理亏,此时的他早就动手修理眼前这帮野蛮人了。

  

“你们看都没看你爹,就一口咬定他死透了,还对我喊打喊杀,而不是叫救护车送医院。”

  

“还有就是你爹不过就死了不到十分钟,你们就这样的冲进来,先不说是谁告诉你们,你们竟然也不报警,就这样火急火燎的出现。”

  

张楚峰根本没有在意众人的目光,挥手写了一张字条给孙童。

  

说道:“我该说你们是早知道你爹会死,还是你们特意送你爹过来死呢?”

  

孙童看了一眼字条之后,身体微微一颤,但是没有说什么,马上转身就去安排。

  

“放屁!”

  

中年妇女怒不可斥,“你自己医死了人,还向我们身上泼脏水,你是人来的吗?”

  

“就是,大家都看到了,我伯父是被你医死的,你医术不过关,还想推卸责任?”

  

“什么中医馆我看就是一个骗子!专门骗咱们百姓钱的。”

  

几个老人亲戚对着张楚峰就是一顿痛骂,对他横加指责。

  

“哎呀,张医生,你针灸的时候应该小心点啊?”

  

“是啊,我们都是老街坊了,信得过你才来的,结果你滥竽充数这不是害人呢吗?”

  

“而且诊金动不动就三十,一百,我买两斤猪肉才三十块钱。”

  

几十名街坊看到死了人,也对张楚峰指责起来,毕竟以后没准倒霉的就是他们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