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极品上门女婿

第二百二十八章:行动了

极品上门女婿 最萌小哪吒 2624 2020-02-04 12:40

  

他们也都想好了,以后真的不贪图便宜了,以后就老老实实的去医院接受治疗。

  

中年妇女气势汹汹:“看到没有,大家都说是你的不对了,你抵赖不了的,赶紧给我认罪。”

  

张楚峰淡淡一笑,“那你想要怎么样?”

  

“我告诉你,要么赔付我两千万,要么我就告到医药局封了你的医馆。”

  

中年妇女昂起头颅向张楚峰示威,“我给你十分钟的考虑。”

  

“两个条件我都不喜欢。”

  

张楚峰大笑一声,“这样吧,我还你们一个活蹦乱跳的爹,怎么样?”

  

中年妇女脸色一寒:“你什么意思?”

  

其余病人也都一脸茫然。

  

“楚峰哥,药来了。”这时候孙童端着汤药过来了,热气腾腾的,还能够看到药汁翻滚,可见刚刚出锅。

  

中年女人脸色惨白,“你要干什么?”

  

“你爹死了,我恰好有一剂起死回生药。”

  

张楚峰说完紧接着又说了一句,“我可以当着大家的面保证,这碗汤药灌进去,你爹就会马上复活过来。”

  

“如果他不主动复活过来的话,我不仅主动赔你两千万,我还会主动的关掉医馆。”

  

他脑袋一偏,“孙童,撬开病人的嘴巴。”

  

“不,我不同意,你这是干什么?”

  

中年妇人打了一个激灵,“我不能让你亵渎的我爹的尸体的,我不能让你碰他。”

  

几个亲戚也是十分惊慌失措的冲上来,要阻拦张楚峰给老人灌药。

  

陆镇南他当然是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赶紧叫店里的人阻拦那群人。

  

就这样两方的人扭打了在一起。

  

不过陆镇南毕竟敌不过这老娘们撒泼的气势,还是被冲了过来,张楚峰一看,伸手一拳将中年妇女给打倒在地。

  

中年妇女一声惨叫就倒在地上,眼神中充满着绝望。

  

她知道一切都晚了。

  

与此同时,孙童也把老者的嘴巴撬开,张楚峰手腕一倾倒,一碗中药灌入老人的嘴巴里。

  

这碗中药不仅滚烫,还带有大量的巴豆。

  

中年妇女歇斯底里吼道:“不要——!”

  

“啊——!”

  

几乎是中药刚刚入口,老人就全身颤抖了一下,然后惊慌失措的睁开了眼睛。

  

他一边拼命的挣扎着,一边吐着滚烫的中药。

  

“啊——!”

  

在场的病人见状又尖叫了一声,齐齐向后退了几步,一副见鬼的样子。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死掉的病人瞬间竟然又活了过来。

  

“药还没有喝完,你可不能这样啊。”

  

张楚峰左手稳如泰山按住老人,右手的中药依然灌入,没有丝毫的犹豫。

  

那份滚烫,不仅让老人的嘴唇发红,口腔中甚至于生出了不少的泡泡......

  

老人咿咿呀呀,还时不时的发出惨叫,让中年妇女们心颤,但是他们又无法冲上去救人。

  

一碗汤药灌完,张楚峰这才放下他,丢掉瓷碗,站起身来。

  

“好了不仅活过来了,腹痛估计也治疗好了吧。”

  

张楚峰向孙童偏头,“记得收一百块。”

  

“混蛋!”

  

老者呲牙咧嘴,他的舌头口腔里烫的全是泡泡,愤怒不已的盯着张楚峰,“你是谋杀。”

  

中年妇人他们冲出去之后,一边搀扶着他,一边掏出药粉给他涂抹。

  

张楚峰扫视在场几十人一眼笑道:“我说过就没有我治不了的病,救不活的死人。”

  

“张医生真乃神医啊,竟然可以起死回生!”

  

“是啊,一碗药汤,就让断气的人活过来了,这真的是太神奇了。”

  

众人惊呆了,一时都忘却了他们一开始围观是为了什么,这样事件的神转折令他们都惊讶万分。

  

“我决定我以后要在这里看病。”

  

“老头心肠不善良,他好端端的死了,神医救治了他,他不但不感激,反而还骂人,真的是没良心。”

  

“为老不尊啊!”

  

街坊邻居们见风使舵,纷纷夸赞着张楚峰,还顺便把老者骂了一顿。

  

老者他们愤怒不已,可又半点法子都没有,谁叫他们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走!”

  

中年妇女狠狠的看了张楚峰一眼,随后一声令下准备带人离开。

  

“走?”张楚峰上前,一脚将老人踹飞:“谁让你们走了?”

  

中年妇女怒不可斥,“王八蛋!”

  

“啪——!”张楚峰又一巴掌将女人扇飞。

  

“堂堂武道高手,却用绝息功来砸我医馆的场子,不给我一个交代吗?”

  

老人一伙听闻瞬间变了脸色。

  

他们难以置信的望着张楚峰,怎么都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个中医师竟然懂得绝息功。

  

陆镇南这么一听瞬间明白了,这群人敢情是来捣乱的啊,马上吹出一声口哨。

  

四周很快就出现了很多个保镖,一个个身穿着黑西装戴着黑墨镜,站了出来,杀气腾腾。

  

街坊邻居和病人们才恍然大悟起来,原来这伙人就是来砸场子的,想到刚才的自己也是吓了一跳啊,毕竟刚才个个都是义愤填膺的,若不是张医师自己看破,恐怕真的要被他们的唾沫星子给湮灭了。

  

他们纷纷捡起板砖,操起凳子。

  

“这里也敢捣乱?我弄不死你们。”

  

“差点就让我们误解了张神医了,这笔帐一定要好好算算。”

  

“今天不给个交代,谁也别想走!”

  

街坊邻居一想到自己被愚弄,还差点失去张楚峰这个神医,一众街坊就气的不行。

  

“交代?”

  

中年妇人冷笑一声,“张楚峰你得罪了谁,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

  

“啪——!”

  

张楚峰没有废话,又是一巴掌打飞了女人。

  

“阶下囚了,还唧唧歪歪。”

  

一个小时之后,老者一伙人被打断手脚丢进面包车,没有多久,几名巡捕过来把车子开走。

  

没有个三五个月,他们恐怕是起不来床了。

  

等张楚峰诊治完剩余的病人之后,陆镇南就跑了上来,把审问的结果告诉张楚峰。

  

“张楚峰,那老头叫黑人,中年妇女叫兰草。”陆镇南说完。

  

张楚峰猛地睁开了眼睛,忽然想起来这是谁了。

  

看来暗夜是行动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