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一见你我就想结婚

第424章 虞小姐一直戴着面具不累吗?

一见你我就想结婚 微扬 2592 2020-02-04 09:39

  

第424章 虞小姐一直戴着面具不累吗?

和戴心萌开了三次视频会议,加上处理邮件,她整整花了四个多小时弄完,这个点在国内是深夜,正是她熟睡的时候,她哈欠连篇。

处理完工作那一刻,她轻松的舒了一口气,关掉电脑,合上电脑屏幕,往上发上一趟,闭着眼睛就睡着了,一觉醒来,F国晚上九点了。

她竟然在沙发上睡了两个多小时。

很显然还是没睡够,浑身乏力,眼睛还挣不开,可蓝暮应该快回来了,她得赶紧去洗澡。

她艰难的爬起来,将拖来的行李箱拖进了更衣室。

更衣室不是很大,她进去打开衣柜的门,蓝暮的球衣一件件整齐的挂在里面,还有三件白衬衣和两套西装。

柜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一股熟悉的清香从她的鼻尖掠过,她心中一软。

没来由的一阵安心和满足。

她将自己箱子里的衣服,一件件的往衣橱里挂,嘴里不经意的哼起了小曲。

“早早?”

忽然,门口传来熟悉的女人声音喊她,她手里正拿着一件衣服举起在往衣柜里挂,她吓了一跳,目光往更衣室门口看去。

看到虞叶桑穿着白色的V领睡衣,披头散发的站在更衣室门口,她脸色一变,很不客气的语气问:“虞小姐怎么进我们房间了?”

紧接着她目光扫到虞叶桑的手里拿着一张房卡。

她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这个房间的房卡。

颜早正猜测着,虞叶桑亮出手里的房卡回她:“早早你不要误会,每个运动员的房间每天晚上都要提前送营养夜宵,阿暮不喜欢服务员趁房间里没人的时候进他房间,所以他每晚的夜宵都是我给他送进来。”

她说完立马又补充一句,“每次比赛都是这样的。”

还一副坦然又无辜的样子。

闻言,颜早心里一阵阵的酸味往上冒,胸口像是堵了一块巨大的石头,压的又闷又痛。

一切她明明都已经亲眼目睹了,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离婚、失去。

可现在朝着她希望的发展,她尝到的甜头越来越多,反而计较起来。

计较蓝暮和虞叶桑的过去。

比如此刻,她胸口堵的想要立马去篮球场找蓝暮干一架,撕破他的衣服挠破他的脸,想让他跪在他面前忏悔,忏悔他以前有眼不识珍宝,忏悔他过去曾经背叛他们的婚约。

不过颜早没有将内心的情绪表达出来,她知道她的内心是虞叶桑想看到的,她怎么可能会让她如愿。

她冷着脸道:“我们这个房间就不用送了,房卡还给我吧,虞小姐这样出入我们夫妻的房间实在是不合适。”

说着她两三步到虞叶桑面前,趁虞叶桑还没有反应过来,伸手敏捷的把她手里的房卡给夺走了。

虞叶桑反应过来,房卡已经在颜早的手里了,她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然后才往颜早手里看。

诧异又愤怒。

诧异颜早刚才的速度,愤怒自然是因为颜早抢走了她的房卡。

她试图要回来,“队里每个人房间的房卡我这里都有一张,怕紧要关头缺什么或者有什么情况发生,你这样拿走了房卡,万一有什么事情你能承担的了?”

她双眼虎视眈眈的盯着颜早手里的房卡。

颜早很警惕,的将放开塞进了口袋里,也怕虞叶桑会学她,给抢回去。

她收好了房卡,毫不客气的看着虞叶桑道:“虞小姐,我从来没有刷过心机跟你抢什么,但已经是我的,我是不会轻易放手的。”

话说出去,她自己都有点惊讶。

她竟然有一天会在虞叶桑面前宣布她对蓝暮的拥有权。

以前真的想都不敢想的。

虞叶桑也有点惊讶,更多的是羞恼,是愤怒,她也不再装友好了,冷下脸回颜早,“颜早你这是打算暴露真面目了?”

颜早闻言,不屑的看着虞叶桑,讽刺道:“虞小姐一直戴着面具,所以把别人想象的也和你一样戴着面具,假面示人。”

她没给虞叶桑说话的机会,又接着道:“说句话你可能不爱听。”

话音停顿,立即又响起,“你的那些手段真的是低级又无脑,甚至都不攻自破,可怜你身边信任你的人还一个个都被你拉着当枪使。”

颜早这话,虞叶桑听了,字字诛心。

虞叶桑有点儿恼羞成怒了,咬牙冷笑,“是吗?”

她挑眉,“我可是听说你妈像个泼妇一样去学校到处骂人,你弟弟要被学校开除,你妈去我家求我妈帮忙保住你弟弟的学籍,都跪下来了,我还有你妈跪下来求我妈的视频呢,我放给你看看。”

虞叶桑越说越痛快,拿出手机,真的找出了视频给颜早看。

她手机屏幕对着颜早。

’苏会长我求求你帮帮我们小景,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谢谢苏会长,谢谢。’

高清的视频画面,许美红跪在苏尚英面前,跟在学校教务处里求那些校领导一样,一个劲的对苏尚英磕头。

颜早手垂在腿边,暗暗握紧了拳头,意识到情绪暴露,她立马又松开拳头。

眼神和表情冷漠的就像是在看陌生人,甚至连陌生人都不如。

她一直看到视频结束,情绪在眼底、在心底叫嚣乱窜,她控制不住,只能控制住不表露出来。

看完视频,她抬眼看着虞叶桑,“你放心,恶果或许会迟到,但不会缺席,到时候你可能不得不张大嘴,狼吞虎咽。”

说完她一边嘴角上扬,一抹冷笑自嘴角满眼到眼角,从她明亮的眼眸中划过,像刀尖上的锋芒。

在虞叶桑看来很阴冷狠厉,她一刹那畏惧,无法掩饰。

不过很快她便恢复自然,又勾唇冷笑,“你在吓唬我?”

‘咔’

忽然,外面传来开门声。

有放开开门,肯定是蓝暮回来了,颜早和虞叶桑两人脸色不同程度的变化。

各怀心思的往外迎。

虞叶桑刚才就在更衣室门口的,她在颜早前面。

蓝暮穿着队服,外面套了件绿白拼色的训练服,拉链拉的很严实,戴着鸭舌帽。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