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愿无来生

第256章 我可以让他娶你

愿无来生 何谓清欢 4414 2020-02-08 11:53

  

毕竟这年头还愿意每天在家做饭的女生也不多了,嘴已经有些合不拢了,挑了一点放进嘴里,没嚼就抽了一张纸巾吐在了那上面。“这么淡,还这么腥,你也别吃了。”她知道自己蒸之前忘了塞姜片,但是出锅的时候已经尽力补救了,还倒了些醋,本来以为能好。

“没事,能吃,真的挺好。”陈子骞居然还大口吃着,很多年他都没有吃过别人为他亲手做的饭菜了,心里还是蛮温暖的。

愣了半天看他真的将鱼全部吃掉了,还继续夹了一块,她也没有再勉强,继续吃着自己的饭,不再吹嘘自己上午的丰功伟绩,一口鸡蛋进了口里,强忍着要吐的冲动,咽了下去,又夹了一口,还好是盐没化开,刚刚那一口,简直让人觉得齁死,再试一口,清脆细微的碎裂感觉,这该不会是鸡蛋壳吧,陈可郁闷了,她不是挑干净了吗?

“子骞,我去给你下点饺子好吧?”再吃这茄子,她才晓得茄子被她切得大小不一致,细些的是熟了,但是还有些大块的根本就是生的。自己满怀信心的做了三个觉得最简单自己闭着眼都会做,结果没有一样真的是正常的,就算是饭,好像也比较烂了一些。

“算了,你要是吃不下我去给你做一点。我吃饱了。”陈子骞碗里的饭已经见底了,鱼也被他吃了大半,这个饱了应该不是假话。

“不用,我也可以的。”自己做的饭菜,如今陈子骞都能吃得下,她还那么挑剔做什么,多扒拉了几口白米饭,也算是吃饱了。“你放着我来就好了,你穿成这个样子,就不要动手了。”看她吃完饭的,陈子骞收拾这碗筷,她急得赶紧按住了下来。

“那辛苦你了。”确实没有在工作日的中午还动手做饭洗碗的事情发生,他只是觉得上午陈可应该已经累了,所以。

“不会你都让我在这白吃白住了,我在不做点什么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万一被赶出去难道真的要睡大街啊!陈可一般熟练的收拾着碗筷,这工作她在江城的时候做兼职的时候做过,这些面前的陈子骞应该不知道,不知道也好,他自己以前都过得那么苦。

“只要你愿意呆多久都可以!”陈子骞笑笑的说着。

“我又不是你的谁,难道还能赖着你一辈子不成。”故意稍微磨蹭了一下,发现陈子骞并没有继续接她的话,端着碗筷就进了厨房。洗过碗,陈可发现陈子骞呆在了书房,她走了进去,陈子骞指了指已经搬下来的一张椅子,她坐了下去。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全部的事实,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看来你爸爸还是很在乎你的,昨天得到消息半夜都赶过来,今天已经在无为公开了你们之间的关系,而且也炒掉了好几个之前有意刁难你的同事。”陈子骞看着她很认真的说着。

“其实我也不知道,如今他做什么我都感觉我不能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我想会江城去找我妈,但是我又好舍不得你,你知道吗?你今天去上班我把这个房子全部都看了一遍,心里幻想着如果能在这房子里跟你住一辈子,我什么都不想要了。”陈可觉得自己真的疯了,难道自己有个了不得的老爹,她就变得这么自信了?明明陈子骞之前就已经知道这个事实了,也没有见他对自己有多么特别。

“可儿,我现在真没有这方面的打算,不过你想住在这里真的没问题,即便你从江城回来,或者你将来来京都玩,你都可以住在这里。”

“好吧,那你答应我,如果你有恋爱结婚的打算记得一定一要告诉我,我一定要那一个靠前的号牌。”感情是事情怎么会有取号这么一说,陈可只是想让陈子骞知道自己的心一直都在。

“好。”陈子骞笑了笑,这是个多么固执的姑娘,大概还不知道已经有一个足够优秀的男人悄悄的对她动了情,大概他自己都不清楚吧,刚刚在小区外的路上看到李察的车停在路口。

“那我也不会马上去江城,我真的还没想好怎么去面对我妈,如今我算是有一点明白她这二十多年受的苦,但是既然选择把我生下来,却这样对我,我还是不能理解。”才刚刚进到陈子骞家,甚至都没有睡一个晚上,她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走,下一次,真的有下一次吗?

“随你,我该去上班了,之前住院堆了点案子,不过晚上你就不要做饭了,苏牧说大家出去吃。顾盼儿也会过来。”陈子骞站起身。

“哦,知道了,都忘了问,你的伤后来去复查了吗?”上次喝醉了他说已经好多出院了,只要定期复查就可以了,早上心里杂乱忘记问了。

“过几天去,不过如今已经感觉好多了。”这电脑密码我写在桌子上了,客厅里的电视等我晚上回来帮你弄好。

陈可点点头,陈子骞在这般温柔细致真的让她更沉沦了几分。他真的不知道如果照着之前一直对她冷淡的话,她也不至于像今天陷入其中无法自拔。看着他换了鞋整齐的摆放好,拿了东西出门并且关上门,看着她的鞋子旁边摆着的陈子骞大大的鞋子,脑海里一些画面浮现了出来。知道她想象到两个孩子在屋子里跑来跑去,她在后面喊着小心不要摔跤的时候她拍了一下自己的脸,暗骂了自己一句不要脸,不过笑笑的去到了陈子骞的书房,好捂着脸笑了很久,自己到底是有多么想要嫁给陈子骞,如今住着他在的房子,这种想法就越发抑制不住了。好吧看看时间,如今还是不是上课时候,她拿出手机给孟瑶拨了一个视频过去。

“你猜猜我在哪?”陈可笑得欢快,脸颊微红,如今眼睛已经都好了。

“啊,你今天休息的吗?”孟瑶被她问得一脸懵的状态,这个时间她不是应该在无为的吗?但是看着这么单调的白色墙壁,陈可将镜头转了一圈,书架,门,书桌,“这个不会是子骞家吧!”凭她对陈可的了解,她刚刚那笑容带着几分得意,笑得那叫一个欢畅。

“能不能装一下,这样显得我好蠢的样子。”

“倒不是你蠢,知道你笑容出卖了你,怎么今天不上班吗?”无为对陈可的特殊意义她已经知道了,自然也是比较关心她的工作问题。

“我把老板给炒了,被子骞给收留了,早知道这么简单就不用这么费尽心机了,你知道我今天上午有种怎么样的感觉吗?”倒是轻描淡写她的工作问题。

“什么感觉?”好想了解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如今顺着她的兴致聊下去才是最要紧的。

“我觉得自己像是这家里的女主人,中午还给他煮了餐饭,感觉真的有点进入角色了,刚刚HIA幻想着孩子满屋子跑了都。”

“你这是多不要脸啊!”孟瑶觉得自己已经算是已婚的身份都不敢想的事情,她一个人家子骞还没答应她做女朋友的姑娘家都能想到这里了,她这是着魔了。

“我控制不住自己啊,今天去超市买了很多东西,一点一点布置屋子,你看,原来空荡荡的,我买的这些花还有绿植,是不是显得有生活气息得多了,这个屋子就是要有个女人才对。”陈可说着激动的就拿着手机在屋子里四处走动了起来,遇到她的得意之作时还会给个特写。

“我怎么觉着你像匹狼,子骞这下有些引狼入室了,你还没告诉我,你今天怎么到的他家,又怎么突然不干了的,上次你不是说很喜欢这工作的吗?”陈可的展示已经结束了,孟瑶又开始了刚开始的疑惑。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你知道无为的老板是谁吗?”脸色变得有些不好了。

“啊,他回国了?”孟瑶有些吃惊,那人不是很难得回国,怎么会突然这种他最讨厌的季节回国。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目光带着些审视和怀疑,无为的老板是谁想了解分分钟都能知道,但是明明孟瑶说的是他回国了,意思就只怕没有那么简单了。

“额,知道一点点。”孟瑶不敢直视镜头。

“呵呵,原来一直就只有我一个傻子,我还拜托你陪我一起找。”陈可自嘲的笑了笑,孟瑶都知道的事情,居然就是不告诉她。

“可儿,你听我解释,我是你入职的那天回来的时候才知道的,逸臣哥哥说告诉你怕你承受不了,而且那之后你就没有再提这个话题了,我本来是想等你当了设计师,在无为闯出名头再告诉你,这样你在无为的一切都是靠你自己挣来的,不是吗?”孟瑶显得有些着急,她当时是想告诉陈可来的,但是她当时一心沉浸在欣喜当中,如果告诉她实情,她有什么样的反应确实难以猜测。

“行了,我现在有点累了,突然有点被全世界遗忘的感觉,这踏马的尴尬身世,爱谁谁,如今我赖在这里过得很好,你去上课吧,我想睡会。”陈可突然爆了粗口,尽管孟瑶说的有道理,但是她还是有种被隐瞒的气愤,只是如今不再是四年前的她了,太过分的言语和举动个她已经学会克制了,挂了通话,孟瑶那边好像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被强行阻断了。仰面躺在沙发上,一条腿高高的搁在沙发的靠背上,手机扔到另一个单人沙发里,闭了眼睛,想着自己的所有。

可是烦躁的手机铃声硬生生的一遍一遍的在她头顶想起,她知道不可能是陈子骞和孟瑶就一直懒得接,但是那人仿佛是不接就不准备放过一般,她像只毛毛虫一般用脚一蹭一蹭的往上面的方向挪动着,在不知道多少通之后接了起来,一个陌生的号码。皱着眉头接了起来。

“可儿,我是爸爸。”红色的按钮一点击,电话就挂了,爸爸,我还是你姑奶奶,陈可心里默默的吐槽着,之前明明很是仰望的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特别讨厌的样子。

“滴滴。”手机短信提示的声音,无聊的捡起手机看了一眼。

“我在你所在的小区门口,如果你真的想要嫁给这小伙子,爸爸可以帮你。”陈可读了一下,哼笑了一声,又把手机放在了一边。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这陈子骞早就知道他们的关系了,如果有这个念头或者意思的话,只要装作不知情,然后再有一天突然告诉她,其实大概也不必如此,就她对他的那心意,陈子骞对她勾一个指头,她大概就奋不顾身了吧,这样还能得一个不爱慕虚荣的名声。

“我知道他不爱财富和名利,但是我知道他在乎朋友和父亲,我有办法让她娶你,而你只需要由我牵着手交给他就可以了,尽管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了你的存在,还没看够,但是如果这是你希望的,爸爸一定会帮你。”过了好一会,又一条信息发了过来。。

“有病。”陈可回了两字,陈子骞才告诉她,他昨天得到消息就立马飞了过来,一进公司也不管不顾的就要求要单独见她,见面没聊两句就直接我是你爸,今天上午更是炒了好几个人,还在内部宣布了他们两人的关系,这人确实脑回路跟普通人不太一样,无为有条语录,想做就去做,即便是错的,那有如何。如此看来这人真的就是这么疯的,如今陈子骞已经很艰难了,郭子瑞的案子还没有宣判,虽然人进去了就没有再出来,因为这之后有更多的案子被翻了出来,现在还在持续的进行当中,但是郭家怎么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也要当心它垂死挣扎,还有就是陆雯婷和陆雯婷身后的人,再被这人插一脚,那就不是帮忙了,那就是直接把她拒在了他的心门之外,还是那种浇筑过的那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