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史上第一密探

第173章:敌人魂飞魄散!惊天巨变!

史上第一密探 沉默的糕点 16054 2020-02-04 21:41

  (谢谢复仇之力的六万.asxs.币打赏,谢谢)

  对于云中鹤说的那些话,尉迟端虽然有些忐忑,但也不能当真。

  就算那个月旦评首席名士徐福留下了什么后招,就算会炸,但牵连不到他儿子尉迟彦。

  毕竟徐福的挂名弟子好几百个呢,别说是他尉迟端的儿子了,就连束国公的儿子,还有总督的儿子也算是徐福的弟子。

  上流社会就这个套路,又有什么稀罕的?

  而且他已经派幕僚去找儿子尉迟彦,找到之后立刻送回老家避避风头。

  什么事情都不会有的!

  但眼前的黄金是实打实的。

  而且金州那边的兵变已经爆发了吧。神仙也救不了敖心全家了,死定了。

  而他尉迟端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趁着敖氏家族满门抄斩之前,把更多的黄金讹到手,这笔钱就不能和别人分了,要一个人发大财。

  接下来,为了逼敖玉交代出更多的黄金,可以更加深入地折磨敖宁宁了,甚至有必要的时候,也可以折磨怒浪侯夫人柳氏了。

  反正敖心要死了,这个怒浪侯夫人落架的凤凰不如鸡,折磨也就折磨了,动刑也就动刑了,不要留下明显痕迹便是。

  敖氏家族还真是我的福星啊!

  怒浪侯爵府的覆灭,不但成全了我的官位,还成全了我百万家财,几代富贵。

  这次弄死敖心全家,他尉迟端算是立下汗马功劳了,接下来林相论功行赏,他应该官升一级了吧。

  要么调入京城六部做一个右侍郎,要么去一些中等行省,担任观察使。不过尉迟端不喜欢观察使这个官职,他喜欢中都督这个官名。

  就这样,尉迟端站在总督府外面遐想连篇,一边抱怨总督大人怎么这般慢啊?就算已经睡下了起床更衣,也没有那么慢啊,他都快等两刻钟了。

  就在此时,总督府大门打开了。

  “尉迟太守,大都督请您进去。”幕僚出来道。

  太守尉迟端拱了拱手,然后步入总督府内。

  进入之后,他不由得一愕。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这么严正以待?总督府内此时已经有几十名官员在了,行省内的几个主官都在,长史、主簿也在,提学御史于铮大人都在。

  甚至江州境内的两个县令也在,江州折冲府都尉也在,甚至沧浪提督也在。

  这,这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啊?为何我没有受到消息啊?

  尉迟端上前拱手道:“既然辛都尉都在,那不必我多说了,想必总督大人的调兵手折拿到了吧。”

  总督王其昌淡淡道:“尉迟端,这两日你都做了什么?”

  尉迟端道:“陪同钦差大臣抄家怒浪侯爵府。”

  总督王其昌道:“可是三天之前就已经抄家了,这几天又做了什么?”

  尉迟端道:“审问敖玉,剩下的贪墨赃款何在?众所周知,怒浪侯敖心在担任征南大都督,南境大都护的几年内,贪墨了不计其数的赃款,至少几百万两银子,这些都是民脂民膏啊,就算要杀敖心也要把这笔赃款追回来,这笔银子能够为帝国办多少大事啊。我大周之所以会战败,就是因为有敖心这等大蛀虫,大贪官。总督大人,我就想不明白了,此时为何还不剥夺敖玉的功名?为何还对敖心的家人以礼相待?他们是罪人,是江州的耻辱,是帝国的罪人,为何不将她们全部下狱?”

  总督王其昌寒声道:“尉迟端大人,你还真是忧国忧民啊。”

  这话一出,尉迟端目光一缩,对方言语不善啊。

  虽然对方是总督,但尉迟端自恃有大靠山,所以平时和王其昌也不算非常和睦,尽管对方也算是二皇子一党。但王其昌也是勋贵一员,而尉迟端算是文官一系。

  “总督大人,您这话我就听不懂了,我说敖心是帝国的罪人,不应该对他家人以礼相待,应该全部下狱,我这话说错了吗?”尉迟端道:“莫不成总督大人还有些同情敖心这个祸国殃民的奸臣了?”

  王其昌寒声道:“死到临头,还大放厥词。来人啊,把尉迟端的官服扒了,官帽摘了,戴上镣铐,打入死牢。”

  随着王其昌一声令下,总督府的十几名武士冲上前来,猛地将尉迟端拿下,按在地上扒掉了官服和官帽。

  尉迟端脸色剧变,颤声道:“王其昌,你这是做什么吗?”

  他真的是彻底震惊了,总督王其昌莫非是疯了吗?

  他这个江州太守是高配的,堂堂三品大员啊,虽然算是王其昌总督属官,但是朝廷直属高级官员,别说他王其昌了,就算是吏部尚书也没有资格扒掉他官服的。

  只有皇帝陛下,才有资格罢免尉迟端这位三品大郡太守。你王其昌这样做,不是谋反是什么?

  但是任由尉迟端怎么挣扎,他还是被摘掉了官帽,扒掉了官服,戴上了镣铐。

  “王其昌,我要参你,我要参你!”尉迟端大吼。

  总督王其昌寒声道:“尉迟端,你从实招来,为何要诋毁至高无上,英明圣武的皇帝陛下?”

  尉迟端怒道:“我没有,我此生最仰慕的便是皇帝陛下,他在我心中如同烈日一般,我怎么可能会诋毁君父,你不要栽赃我。”

  总督府幕僚上前,在尉迟端耳边低声道:“你儿子尉迟彦在宴会上,公开宣称,我大周之所以会战败,是因为万允皇帝陛下昏庸无能,只有还政于太上皇,才能拯救我大周帝国。”

  这个幕僚只敢用最低的声音让尉迟端一个人听见,甚至复述这些话的时候,这个幕僚内心都在颤抖。

  复述完毕后,这个幕僚猛地一掌,狠狠打在脸上,直接把自己牙齿打掉了几个。

  这表示他对皇帝陛下的忠诚,哪怕是复述这些话,也不能原谅自己的不敬。

  听完这个幕僚的话,太守尉迟端如同被雷击一般。

  瞬间,他完全魂飞魄散。

  刚才的神气和挣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甚至整个人都失去了所有反应。

  他大口地喘息着,如同脱离水的鱼一般,全身都麻木了,仿佛没有了感觉。

  足足好一会儿后,尉迟端拼命磕头道:“总督大人明鉴,总督大人明鉴啊……这一定是阴谋,一定是冤枉的,我儿尉迟彦对皇帝陛下忠心耿耿,绝对不可能说出如此丧心病狂之话啊。而且,我儿尉迟彦虽然不算聪明绝顶,但也不至于昏聩到这个地步啊。”

  别说尉迟端震惊了,在场所有官员也震惊了。

  你尉迟彦好歹是进士啊,而且还是堂堂县令,这里面的厉害难道还不知道吗?不管你心中怎么想的,但是怎么能够说出口啊?但凡有点政治觉悟的人,都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啊。

  你应该知道这句话一出,就是要诛杀九族的啊。

  总督王其昌冷声道:“宴会当场有一百多人作证,他们都听见了,你儿子尉迟彦不止说了一遍,而且是三四遍,还是长篇大论,完全是他心中所想,他说的那些话荒唐之极,都没有人敢复述。如此诋毁圣明的皇帝陛下,简直丧心病狂。”

  “不可能,不可能的……”尉迟端不断颤抖道。

  “尉迟端,你是三品的江州太守,如果没有真凭实据,我敢扒掉你的官服吗?我敢摘掉你的官帽吗?”王其昌寒声道。

  此时,尉迟端才真正确定,这一切不是有人栽赃陷害,这可怕的一幕真的发生了。

  他头脑一阵阵昏眩,四肢没有任何温度,甚至有一种要屎尿齐出的感觉。

  作为三品的大太守,他当然清楚地知道,这里面的后果会有严重。

  他全家要死绝的,甚至五代之内的所有成员,全部都要死绝。

  他张开嘴想要说话,却发现完全沙哑了,说不出半个字。

  “呃……呃……”从喉咙深处发出一阵阵诡异的声音。

  尉迟端眼睛一翻,直接昏死了过去。

  …………………………………

  尉迟端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总督府的最高处,旁边只有王其昌总督一个人。

  尉迟端完全站不住了,还要被人架着才能站稳,而且衣裤已经全部换过了,甚至还洗过澡了。

  因为刚才昏死的瞬间,他全身失禁了。

  无边无际的恐惧,笼罩了他全身,使得他的大脑都无法思考了。

  “尉迟端,官场上有一句俗话,叫作三生不幸,知县附郭;三生作恶,附郭省城;恶贯满盈,附郭京城。”总督王其昌道:“你和我都在江州,所以算得上是三生做恶吧!”

  尉迟端浑身瘫软,嘴巴完全说不出半个字了。

  “一直以来,你我虽然谈不上和睦,但同为二皇子一党,我也算给你面子的吧。”王其昌嘶吼道:“我王其昌和你有杀父之仇咩?还是有夺妻之恨啊?你要这样害我,你要这样害我?”

  吼完之后,总督王其昌的眼睛都通红了。

  “你尉迟端要找死,你自己去悬梁自尽啊,为何要拖我下水啊?为何要拖整个江州下水啊?你知道你会害死多少人吗?你知道你会牵连多少人吗?刚才在大堂上,有多少同僚想要将你扒皮抽筋吗?有多少人恨不得吃你的肉,剥你的皮吗?”

  “我艹你十八代祖宗,我艹你十八代祖宗!”

  总督王其昌拼命咆哮着,脸色都白了。

  此时,尉迟端也明白了,总督王其昌虽然和他有小小矛盾,但绝对绝对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害他的。

  因为这件事情爆了之后,死的不仅仅是他尉迟端全家,总督王其昌,还有整个江州的官员都会被牵连的。

  “总督大人,我冤枉啊,我冤枉啊……”尉迟端挣扎着跪在地上。

  王其昌颤抖道:“你那个儿子,脑子进水的吗?有什么话憋在心中不行吗?要不然在被窝里面对他婆娘说也行啊,为何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呢?喝醉酒憋不住,为何要喝酒?你为何要让他来江州?你为何要让他中进士?你当时为何不把他弄到墙上啊?”

  尉迟端哭泣道:“总督大人,我也不知道啊,我也不知道啊,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啊。”

  然后,尉迟端磕头道:“总督大人,救命啊,救命啊……”

  总督王其昌苦笑道:“尉迟端,你是第一天做官吗?就眼前这个局面,你还想要活命?天下谁能救你啊?林相都救不了你了。”

  “你看到了吗?”王其昌道。

  尉迟端朝着总督府广场望去,一支支军队集结。

  整整三万人!

  不但江州折冲府驻军倾巢而出,总督府的卫队,江州所有衙役,沧浪行省提督衙门驻军。

  全部倾巢而出了。

  “尉迟端啊,你这是谋反大罪,这几万大军是去平叛的,去抓捕你全族,抓捕你妻子全族,抓捕你儿媳全族,抓捕你小妾全族,抓捕你老师全族,所有和你有关系的人,全部都要被抓捕。”

  “我不愿意这样的,我真的不愿意大开杀戒,但是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不这样做,我不株连你的九族,皇帝陛下就会觉得我不够尽职,他就会觉得我是不是不够忠诚啊?我必须用尽全力,才能稍稍为江州众多官员挽回局面。”

  “尉迟端,或许你会被押解进京,或许不会,直接就在江州处死。但是钦差大臣会来审你,帝国黑冰台也会来审你,我只希望你做一件事情,单独扛下来,不要牵连到江州官场,也不要牵扯到林相等人,明白吗?”

  尉迟端颤抖道:“卑职……明白,卑职明白!”

  …………………………………………

  魏国公府内。

  魏国公全家,敖鸣,敖亭,敖景等所有人都在。

  每一个人都在巍巍发抖,每一个人都毛骨悚然。

  尤其是小公爷,还有敖鸣,内心一阵阵后怕。

  因为今天的晚宴,尉迟彦也邀请了他们二人,但是这两个人都推辞了。因为最近魏国公府和敖鸣都在风口浪尖,就是因为《东厢记》这本书,不管到哪里都会被指指点点。

  所以这段时间,这两个青年俊杰每天都呆在家里不出门,想要等待这一场风波过去。

  没曾想到,今天晚上的宴会就出事了,而且出了如此惊天大事。

  他们都想过,这一次可能会引爆可怕的政治风暴,但不应该是在江州啊,因为这里已经完全被掌控了,不会有人放出异类的声音啊。

  对皇帝陛下,完全是一致拥护的声音啊。但没曾想到,江州竟然爆了这颗惊天大雷。

  几个人站在魏国公府最高处,看到整个江州城灯火通明。

  江州宵禁了,而且所有城门都关闭。

  几万大军在江州城内驰骋而过,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兵临城下,有人要来攻打江州城了呢。

  太守府已经被包围了,尉迟端所有的属官都被抓捕了。

  尉迟端在江州所有的家人,所有的奴仆,也全部被抓了。

  一支几千人的军队,已经出城,前往尉迟端的老家抓人了。

  尽管看不见,却仿佛能够听到满城的啼哭,铁蹄不知道击碎了多少人的梦。

  那个抄家怒浪侯的钦差大臣,也自我禁闭了,在官驿里面瑟瑟发抖,因为这几天时间,他和尉迟端交往得最密切。

  其实两个人是一起发财呢,毕竟抄的是怒浪侯爵府,但是在外人看来,你是不是和尉迟端在密谋什么啊?

  一支又一支军队朝西边而去,前往京城。

  帝国黑冰台在江州的提督府一直以来都是很神秘低调的,而今天也倾巢而出。

  黑甲骑兵,潮水一般涌出来。整个江州城,都风起云涌。

  而且,这个风暴接下来会席卷整个帝国。

  这股气氛,简直让人不能呼吸。

  足足好一会儿后,小公爷道:“我们和尉迟端交往甚密,会被牵连吗?”

  全场静寂!

  他们会不会被牵连?只有天知道了。

  这次会死多少人,要杀多少人?会有多少人丢官罢爵?只有天知道了。

  “要不要谋划一番?”小公爷道:“我们两家,开始撤退一部分,远赴海外?”

  敖亭和魏国公府对视一眼,一下子难以抉择。

  “不行!”敖鸣道:“我们两家如果逃走了一部分,那就会真的被牵连上了。我们和尉迟端来往是非常密切,但是现在有一个人顶在我们的面前,那就是林相。”

  是啊!

  尉迟端出了这天大的事情,首当其冲被冲击的就是内阁的林相。

  因为谁都知道,尉迟端是林相的门生啊。

  “眼前这个局面,非常绝望。”敖鸣道:“但是对于林相而言,未必没有脱困的机会,此时关键就在金州。”

  “尉迟彦喊出那句话固然骇人听闻,但毕竟只是喊话而已。金州那边可是主将谋反兵变,杀总督,投敌大赢,而且名义是为敖心抱打不平,痛斥皇帝残害忠良。”敖鸣分析道:“所以论影响之恶劣,还是金州那边更加骇人听闻。江州固然是我大周的核心城市,但金州也是,而且他还是对抗大赢帝国的第一道防线。”

  小公爷道:“那顶多也是害死了敖心全家而已,对我们的命运有什么帮助?”

  敖鸣道:“你知道澹台城之战吗?大赢帝国用月亮火炸城墙。”

  月亮火,好浪漫的名字,这是云中鹤送给井中月的礼物,炸药在这个世界名字就叫月亮火。

  小公爷点头道:“知道,正是因为这件事情,天下所有城池都把城墙的洞孔封住了。”

  敖鸣道:“月亮火爆炸的时候,需要全部封堵住,这样威力才能最巨大,但如果在两边挖了洞孔,那爆炸的威力就会减弱大半。”

  顿时间,小公爷明白了。

  眼下的局面就是这样,皇帝陛下监察天下,甚至压制整个帝国,就是要平静渡过这次战败风波,渡过这场政治危机。

  如果只有江州爆了,那江州就要独自承担皇帝的怒火。但如果江州和金州一起爆了,那江州只需要承担一半的怒火。

  甚至金州那边的事情更加骇人听闻,金州大军竟然为了敖心兵变谋反。

  所以金州那边的局面,不但直接影响到敖心全家的死活,而且还关系到江州这边的局面,关系到魏国公府,关系到敖亭会不会被牵连。

  金州一旦兵变,那江州城内的很多人都会得救。

  “江州那边一定会成功的,林相已经布置得十拿九稳了。”段莺莺道:“林相做事,还从来都没有失手过。”

  之前他们一直都避讳谈金州,因为这件事情是绝密,不能宣之于口的,但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江州都爆了这么可怕的雷,还谈什么机密啊。

  ………………………………

  金州!

  南周帝国黑冰台武士,疯狂地驰骋,他已经不知道跑死了多少匹马了。

  一开始二百里换一匹马,现在五十里就换一匹马了。

  为此,甚至很多隐藏的黑冰台据点,也纷纷被启用了。

  但就算如今,他还是慢了。

  天越来越亮了,他距离金州城还有一百多里。

  这个黑冰台武士心越来越凉,因为他也是一个聪明人,经历了无数阴谋。

  他知道天亮意味着什么。

  希望来得及,希望来得及。

  更加希望金州没有什么兵变,只是虚惊一场。

  ………………

  “砰砰砰砰……”

  金州城内,卫军统领李文阀,率领着五千大军,浩浩荡荡逼近总督府。

  金州百姓顿时被吓到了。

  难道又要开战了吗?去年刚停战,莫非又要和大赢帝国开战了?

  大军刚刚离开驻地几里的地方,金州太守府,总督府,黑冰台提督府,纷纷派人来质问李文阀,意图何为?

  金州卫军统领李文阀出示了那份伪造的枢密院军令,表示金州卫军正在进行军事演练,请各方避让配合。

  这几方势力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还是接受了这个理由,毕竟这里会成为未来抵抗大赢帝国的前线大本营,所以有军事演练也是正常的。

  其他人纷纷褪去,唯有总督府的幕僚警告李文阀,演练可以,但不要过于扰民,更不要干扰金州各级官府的运作秩序。

  其实是宁北行省总督不高兴了,你李文阀是什么意思啊?尽管你是直属于帝国枢密院的,但我宁北总督也是你的直属上官,我这个总督不但管民政,也要管军政的,你收到枢密院军令的时候,为何不能提前和我这个总督商量一下再行动呢?

  还有枢密院的诸位大人,你们是什么意思啊?有什么军令为何要绕过我这个总督,直接给李文阀呢?

  但其实朝廷的规矩还真是这样的,各地折冲府直接听命于枢密院。

  只不过前几十年枢密院权力变小了之后,他们基本上不愿意得罪各地总督了,很少直接给卫军都尉直接下令了。

  在所有人不安的目光中,李文阀带着五千大军来到了总督府面前。

  “军事演练开始,包围总督府!”李文阀一声令下。。

  五个千户不由得一愕,这个军事演练这么直接的吗?直接包围总督府?

  但是军令如山,不得不接受。

  “是!”

  五千大军立刻变幻阵型,用最快速度包围了总督府。

  总督府卫队只有几百人,此时惊愕地望着这一切,但是也没有阻拦,毕竟对方是有枢密院军令的。

  但是宁北行省总督却怒了,直接冲出了出来。

  “李文阀,你这是要做什么?”宁北总督怒吼道。

  李文阀上前,单膝跪下道:“末将李文阀,拜见大帅。”

  一般总督也称之为督帅,这个官职已经跨越了文武界限了。

  李文阀跪在地上,宁北行省总督近在咫尺,只要一出手,就能杀之。

  这位宁北总督是文官出身,武功不高的,而他李文阀是猛将,想要杀之轻而易举。

  他耳朵里面响起了那个宁无缺的话:这次兵变谋反,如果杀的是太守,那就封三等伯爵,奖赏三十万两银子。

  但如果杀总督,那大赢帝国皇帝就会册封他李文阀为一等伯爵,而且奖赏五十万两银子。

  大赢帝国在这方面的信誉是极高的,皇帝更是言出必行。

  既然已经开杀了,那么杀太守和杀总督有什么区别吗?既然都谋反兵变了,那为何不敢杀总督呢?

  这可是一场天大的富贵啊。

  李文阀太阳穴不断颤抖,不断运转内力。

  接下来的事情很简单,只要抽出战刀,杀掉宁北行省总督,然后高呼:敖心大帅,不世之功。皇帝昏庸,残害忠良。

  这件事情,就算是办成了!

  这样一来,他李文阀就要震动天下了。

  敖心倒台,心腹将领李文阀当众击杀总督,兵变谋反。

  这件事,足够让朝野彻底震撼了,足够引爆天下了。

  届时,敖心全家被杀是一定的了,甚至整个勋贵,整个军中将领,都会被彻底清洗一遍。

  会死多少人?谁知道?天知道!

  但是关他李文阀何事?他马上就要北投大赢帝国了。

  而且这一路上他也看到了,许多楼宇上都插着特殊的旗帜,这是宁无缺和他约定的信号,每一面旗帜背后,都有大赢帝国黑龙台的精锐武士接应他。

  而且他身边都是亲卫,最忠诚于他。

  远处楼宇的窗户后面,林相密使宁无缺屏住呼吸,握紧拳头。

  李文阀,快动手,杀宁北总督啊。只要杀了宁北总督,兵变谋反就成为事实了。

  敖心全家就死定了,勋贵将领一定会遭到大清洗,这给林相集团带来天大的利益。

  文官集团就能够彻底染指兵权了,能够扶持听话的将领了。

  快动手,快动手啊!

  宁北总督大声吼道:“李文阀,你要造反吗?”

  李文阀猛地拔刀而起,朝着宁北总督厉声吼道:“对,我就是要造反了。”

  然后,他的战刀猛地朝着宁北总督斩杀而去。

  …………………………

  江州城!

  总督王其昌,黑冰台提督余同,前来抄家怒浪侯的钦差大臣也被请了出来。

  三个大员,提审尉迟端。

  本来应该审问尉迟彦的,但是他已经被打得半死了,现在还没有醒来。

  “尉迟端,还不从实招来,谁是幕后指使你家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谋反之举?”钦差大臣嘶吼道。

  尉迟端猛地跪直道:“三位大人,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这一切都是敖玉的阴谋。他想要拯救父亲敖心,所以引爆了这次剧变,这是围魏救赵之法。我儿忠君无限,怎么可能说出这样谋逆之话,肯定是被人陷害了,肯定是敖玉,一定是敖玉。”

  总督王其昌道:“尉迟端,这个时候,光猜测是没有用的,要证据!”

  尉迟端道:“我有证据,我有证据。几个时辰之前,牢房内我审问敖玉的时候,要对其妹敖宁宁动刑,结果急切之下,他说让我逃跑,说我儿子尉迟彦一定会闯下天大的祸事。他为何会提前知道?所以这件事肯定是他谋划的,肯定是他。”

  总督王其昌颤抖道:“你确定没有说谎?”

  尉迟端嘶吼道:“罪员愿意用列祖列宗的名义发誓,敖玉确实在牢房中对我说,尉迟家族要死绝了,我的儿子尉迟彦会闯下天大祸事,害死尉迟全族,甚至株连九族。所以这是一个阴谋,一切都是敖玉的策划的,他才是那个真正的罪魁祸首,他才是攻讦陛下,犯下谋逆大罪的幕后指使者,将他抓了,严刑拷打,他一定会招供的。杀他全家,杀他全家!”

  王其昌和黑冰台提督余同对视一眼,然后厉声道:“来人啊,去太守府监狱,带敖玉!”

  半个时辰后!

  几十名冷酷的黑冰台武士冲入监狱之内,直接将云中鹤塞住嘴巴,戴上了秘密囚车,押往总督府。

  王其昌总督寒声道:“敖玉,你好大的胆子啊,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唯恐你父亲死得不够快吗?唯恐你不被诛杀全族吗?”

  云中鹤一脸懵懂道:“总督大人,您说的什么啊?我完全听不懂啊!”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依旧一万五千多更新。

  兄弟们拜求月票支持啊,真的有点扛不住了呀,拉我一把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