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贼人休走

第一百九十八章:即使是在最困难的时候,有些底线也是不应该被丢掉的

贼人休走 非玩家角色 4797 2020-02-09 23:41

  第二天的艳阳高照,阳光毫无遮掩的悬挂在没有云层的天空中,使得这个冬天好像也不再是那么寒冷。

  明州城前,当和田守带着他的一众兄弟驻步在城门外的时候,他们是呆住的。

  听船上原本的船员说,这里叫做明州城,是唐国的一座小城,但是眼前“宏伟”的城墙却怎么看也不像是一座小城。和田守保证,他这一辈子没有见过这么高的建筑物,即使是和本国贵族的宅邸,也不及这面巨大的墙壁高耸。

  那无数堆砌着的石板让人难以想象它建造的方式,刀剑在其上恐怕根本难以留下什么痕迹,站在这面墙壁之前,人似乎只能感叹自己的渺小。

  “咕嘟。”和田守身边的一个男人咽了一口唾沫,低了下头来,凑到了和田守的耳边说道。

  “大哥,我们真的要抢这里吗?”

  “啊。”和田守看着城墙,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声音里带着明显的颤抖。但随后,他该是又回过了神来,收紧了自己的神色,沉声说道

  “当然,我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这么做的吗,改变自己的宿命!”

  如此说着,和田守握紧了自己的刀,向前迈出了一步,眼神也变得决绝了起来,大手一挥。

  “你们甘心就这么回到和本,继续过着那种连狗都不如的日子吗。如果不甘心,就和我一起赌一把,让宿命看到我等的决意,用我等手中的利剑,开出一条通途!”

  “哦!!”和田守身后的人似乎都兴奋了起来,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大哥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前些日子我还以为你已经丢掉志气了呢!”

  “就是这样!抢够了一船的黄金再回和本!”

  一群人在城门外叫嚷个不停。

  明州城的城门下,一个年轻的守城士兵抱着兵器靠在墙边,大概是听到了什么声音,疑惑地侧过了眼睛,看着官道上站着一群吵吵闹闹的怪人,不解地挑了挑眉头,对着身边的同职问道。

  “哎,你说那些人在做什么?”

  同职的中年士兵也侧目看了两眼,接着满不在意地收回了视线说道。

  “谁知道呢,看他们的样子,大概是从哪里来的乞丐吧,到时候随便给他们些钱,打发走便是了。”

  “有可能。哎,不过你别说,其实这些乞丐也蛮可怜的,要是有的选,谁愿意这样流离失所呢。你看,感觉他们饿得神志都有些不清了。”

  最开始提问的年轻士兵又说道,他看着路上的那群人突然开始又哭又笑地抱在了一起,脸上露出了些许可怜的神色。

  “你可怜他们?”中年士兵不屑地撇了撇嘴巴。

  “那谁可怜我们呢,大过年的都要在这里当值,有家不能回,有床不能睡。还不是为了挣那几两银钱,这世上有谁是容易的,都是贫贱之身,谁也可怜不得谁。”

  “话是这样说没错・・・・・・”年轻士兵欲言又止。

  这时,他突然看到那群人向着城门走了过来,大概是有要进城的打算。

  为了不被看守城门的士兵盘问,和田守一众人都将自己的刀藏在了衣服里。并佝偻着自己的身子,做出了一副饥寒的模样,打算混过城门。

  但是因为临近小年又地处偏远的原因,最近进出明州城的人并不算多,眼下准备进城的也就只有他们一队人而已。

  所以他们毫无意外的被士兵们拦了下来。

  “喂,站住,说你们呢,进城去要做什么?”

  中年士兵皱着眉头拦住和田守一群人,倒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例行询问罢了。

  可和田守却立即紧张了起来,他只学了几天的唐话,士兵说的那一句话里,他就只听懂了“进城”这两个字。

  于是不清楚士兵意思的他,当即连连点头说道:“进城进城,我,我们进城。”

  “进城可以,但是得先说明原因。”旁边的年轻士兵插了一句嘴说道,他的语气相比于中年士兵还算和善,没有那种不耐烦的意味。

  这种例行询问他们已经做了很多次了,反正只是随便问问而已,所以也不怎么在意。

  明州城只是一座偏远的小城,没有逃亡的囚犯,也不是形势严峻的边关,城门的排查自然也没有那么的严密。

  “我们,我们进城。”可惜和田守就只会重复这一句话。

  这让年轻士兵和中年士兵都愣了一下,难不成眼前的这些,还真是一群傻子不成?

  这时,中年士兵忽然发现了和田守的怀里似乎正抱着什么东西,便皱起了眉头,走上了前去问道。

  “你怀里的是什么东西,拿出来看看。”

  可他才刚刚向前走了一步,就被和田守一众人身上的气味给熏退了回来。

  和田守他们有多久没洗澡了,这点没人清楚,估计就连他们自己都已经记不清了。

  他们在大海上航行了无数个日夜,然后又在海岸边露宿了许多天,身上的味道早已经从量变转成了质变,可谓是两步之内人畜难进。

  “你娘的,这什么味道。”中年士兵捏着自己的鼻子,干呕了一声,立即对着和田守一众人挥了挥手说道。

  “进去进去,别在这呆着了。”

  似乎是看懂了中年士兵的意思,和田守等人松了一口气,转身就准备进城。

  “等一下。”可这时,那个年轻些的士兵却是叫住了他们。

  和田守等人的脚步同时顿住,并握住了自己怀里的刀,眼见着一次又一次地被拦下,他们已经做好了动手的打算。

  “我们,进城。”和田守语气生硬地说着,缓缓转过了身来,眼里带着一些隐晦的光芒。

  “进城嘛,我知道了,不用再说了。”年轻的士兵叹了口气,并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两银子来,丢给了和田守说道。

  “你们自己去买些吃的吧,别在我们的城里饿死了。”

  说罢,士兵便摆了摆手,意思大概是让他们快些离开。

  这一两银子对于士兵来说不算多,但也不算少,算得上是他小半个月的饷钱。(再提一句因为是架空的世界观,所以不要和真实的古代对比。)

  但是对和田守和他身边的人来说,这却是他们这一辈子都没有碰过的东西。

  和田守知道银子,毕竟他从前给人当过下等武士,所以看见过这种在贵族老爷之间才能流通的货币。

  可他却从来没有摸过这种东西,因为在和本国的百姓之中,铜钱才是主要流通的钱财,分为大铜判和小铜判。而银子,则是大多数的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同样的,和田守身边的人也都呆住了,看着那枚银子,他们的眼中带着或是火热或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这是一份恩情,和田守明白,一份在他最困难的时候被施予给他的恩情,一份他本来应当用武士的忠诚偿还的恩情。

  可惜,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武士了。

  喉咙像是被人掐着一样发不出一点声音,和田守在城门边失神地站了许久。

  突然,他跪倒了下来,手里死死地攥着那枚银子,将身子趴伏在了地上,如是嘶吼般地用和本国的话语,大声喊道。

  “我和田守在此明誓,日后定会报答恩人这份恩情!万死不辞!”

  士兵被他的这一声吼声吓了一跳,再看向他时,却见他已经跪在了那里,痛哭流涕。

  这便是和田守最后的坚持,坚持他作为一个武士最后的尊严。

  他一定会报恩的,他用他的剑发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