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贼人休走

第一百九十九章:人总是要向现实低头的

贼人休走 非玩家角色 4248 2020-02-09 23:41

  在表述了自己必定会报恩的决心之后,和田守便站了起来,在士兵奇怪的视线中,带着自己的一众兄弟们离开了。

  他将那一枚银子郑重地收进了自己的怀里,他不准备花这一份钱,因为这将是他报恩的信物。

  早晨的街道上行人不多,但却不知从何时起泛起了一些晨雾,和田守等人低头走着,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刀。

  他们的神色各不相同,有的人神情狂热,大概是因为刚才的那一两银子让他们更加确定了这是一片黄金的土地;有的人目光萧索,大概是因为他们明白,自己就要走上一条不归路了;有的人则是很镇定,大概是因为他们清楚,如今除了这条路之外,他们已经无路可走。

  今天的事,恐怕是定会见血的。而见了血,就再也不能回头了。

  愈来愈浓的晨雾之中,和田守的脚步走得缓慢。

  他感觉他怀里的刀变得越来越冷,这不禁让他想起了,他第一次握刀的那个午后,胸中的那股炽热。

  那时的他本以为,自己会成为一个名扬天下的武士,他会用一生坚守他的武士之道,恪守他立下的誓言。

  他以为他看到了,都看到了,在那剑刃反射出的光芒之中。

  于是他的心中是那样的火热,便如同有一团烈火在那其中灼烧似的。

  可如今,那股炽热已然不复存在,就像是原本升腾着的火焰被无情地扑灭了一般,只剩下了再也翻找不到半点火星的灰烬。

  这时,和田守才想起了,这或许就是他父亲说的浮生之旅吧。无论多么绚烂的花,都会有凋零的一刻,再如何叫人惊叹的生命,也终将会有向现实低头的那一瞬间。

  人啊,终归是会向现实低头的。

  吞吐着自己冰冷的呼吸,和田守抬起了自己的眼睛。

  或许吧,或许他已经再也抬不起头来了。但是,只要想起了菜子小姐,他的心里就终归还是会有那么一丝的不甘心。

  为了挽回这一点最后的不甘,他甘愿去做任何事情。

  “走吧。”沙哑地开口说道,和田守死死地抓着自己怀里的刀,加快了脚步。

  “为了回和本。”

  “啊。”他身后的众人都轻声应着,从怀里拿出了自己的刀。

  “为了回和本。”

  ・・・・・・

  “哈~”当李驷打着哈欠推开了千家楼的大门时,却发现门外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一群人。

  这群人衣着破烂,多是披头散发,脸上和手上都带着厚厚的泥垢,脸上带着各式各样、意味不明的神情,沉默地站在门口。

  而李驷第一眼注意到的,却是他们手里握着的刀。那是一种和唐国的任何一种刀都不太一样的刀,刀身细长,带着一些轻微的弧度,使得刀刃更加适合劈砍,同时也具备了突刺的用途。

  作为一个从另一个世上来的人,李驷自然认得这种刀,这是一种源自于一个岛国的刀刃,名为武士刀。

  认出了这种刀,李驷自然也推测出了一点这些人的身份,明州城临近海岸,会出现这样的一群人倒也不算难以理解的事情。

  街对面,奇怪老人的店铺也已经打开了,他坐在铺子里,同李驷一样默默地打量着这批人。

  对于和田守等人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式打劫,所以不想劫太富的,但也不想劫太穷的。

  于是千家楼这样的小三层,自然而然地就落入了他们的眼里。

  毫无疑问,这种临近城门,又四通八达的街道,是打劫的最佳选择,方便撤退也适合躲藏。动作快的话,或许等城里的士兵反应过来之前,他们就已经离开了。

  两边的人都沉默着,使得街道有一些安静。

  “嘿。”这时站在门里的李驷轻笑了一声,打破了这种无声的寂静,开口说道。

  “几位客官打尖儿还是住店啊?”

  “我们。”和田守没有继续看着李驷,而是低下了头来,将手掌放在了腰间的刀柄上,用一口别扭的唐话说道。

  “打劫。”

  随着这两个字落下,和田守拔出了自己的刀。

  他的刀很快,出鞘的时候伴随着一声铮鸣,拖曳出了一片刺目的刀光。

  刀身闪烁着,倒映着和田守那刹那间狰狞的面容,还有李驷那依旧平静,像是被吓傻了一样的目光。

  抱歉。

  和田守的心中默念着这两个字,只感到体内的气血翻腾,胸中似有一口浊气,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

  而他手中的刀,却又是快了一分。这也是他唯一能做的事了,尽量的快,快到尽可能不让面前的人感受到一点痛苦。

  所幸在这一点上他一向很有自信,他的刀从来都很快。

  要不是生不逢时,他也不会只是一个下等武士。

  如此想着,和田守手里的刀也已经劈落了下去。

  刀刃劈落的瞬间,莫名的,和田守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在父亲的指导下练刀的情景。

  ・・・・・・

  “守,你要记住,你的剑,绝对不能落向无剑之人。”记忆之中,那个常常穿着黑色衣衫的高大人影是如此说的。

  “是,父亲,我记住了!”院子里,一个孩童劈着竹剑,任由着脸上的汗水滴落在地上,郑重地做出了自己的回答。

  “呵。”高大的人影笑了一下,又问道:“那守,你知道什么是武士道吗?”

  挥剑的孩童愣了愣,随后抿着自己的嘴巴,为难地说道:“回父亲,我不知道。”

  这次,那个人影却是沉默了片刻,接着像是苦笑了一声,带着些许恍惚的语气说道:“没关系,那就让我来告诉你。”

  “所谓武士道,便是尊严之道・・・・・・”

  ・・・・・・

  刀刃还在落着,想着这些,和田守的面目却愈加狰狞。

  他握刀的双手青筋暴起,嘴巴大张着,像是想要发出喊叫,却又喊不出一点声音。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刀刃落下,直到最终,他那干涸的嘴里,才发出了一声压抑至今的叫喊。

  “啊!!!!”

  那声音声嘶力竭,就像是斩断了手臂的人被迫发出的痛呼,喊尽了自己身体里所有的力气。

  和田守的双目赤红,再没有剩下半点清明。

  什么剑不落向无剑之人!什么武士道!什么尊严之道!这些东西,值几两银钱啊混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