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官路人生大器晚成

第54章:吴桐的婚礼

官路人生大器晚成 蓝桥一梦 5112 2020-01-28 09:37

  

恋人间最美的情话不过就是“我想你”,朱玥玲的回答像是一种鼓励,楚天云放下碗筷,说不想吃了。“小玲,你是不是一直在想我啊”他说着,上前从后面拥住了朱玥玲,“我吃饭呢,你不吃了去睡一觉吧”

“好嘞,我真有点累了,我去睡觉”楚天云说着便走到卧室呼呼地睡着了,睡梦中,他好像梦见产业园区奠基仪式,有区委书记、区长、还有韩仁贵,韩仁贵已是副区长了,甚至,还有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黎志远……

不知怎么梦醒了,他正在后悔,要是梦不要醒多好,还有更精彩的情节呢。突然,他发现朱玥玲竟然就坐着床头,温柔地注视着他,好像这个姿势已经保持很久了。“小玲,你坐着在干什么”“我看你的睡姿,你好可爱”

小玲,来一起躺着,我们说说话。“小玲,你看我们更像是夫妻啊,这里都是我的第二个家了”楚天云呵呵地笑着,把朱玥玲拥在怀里。

“小楚,你时候不早,你该回去了”朱玥玲提醒道,“我不回去了,呵呵,今天我留在这儿了”“小楚,我知道你不会不回去,你放心,我不会埋怨你的”“既然爱上了你,就是接受你的一切”

“小玲,你真可爱,只是你为我付出太多”

“小楚,别这么说,和你,是我心甘情愿的”

“小玲,你真可爱,那我走了,下次我们去外面吃饭,我可不能让我的小美女变成煮饭婆”

“小楚,产业园区方面工作你一定要加紧”“好的,小玲你真乖”

楚天云振了振衣服,和朱玥玲一番道别离开了临江阁。有好些天没见到朱玥玲了,在一起的时候依旧那般的欣喜,甚至感觉里还多了一份恬静,就像前世的恋人,彼此心照不宣……

楚天云越来越习惯朱玥玲对他的好,这仿佛是一种笃定的幸福。回到家,黎雪竟然也主动上前迎接,“猪猪回来了,怎么又这么晚?”“呵呵,革命工作忙啊!”“机器猫,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我看论坛上一个故事好伤感,一对相爱很久的恋人结婚后,还是以离婚收场,猪猪,你说我们会不会也那样”“机器猫,你怎么也多愁善感了”楚天云抚着黎雪的头,有些爱恋地说:“我怎么舍得我的机器猫呢”

的确,他不曾想过和黎雪分手,即便有和朱玥玲那种美好的爱情,他也没动过和黎雪分道扬镳的念头。黎雪并不是他可以言弃的女人,“机器猫,你今天乖不乖”“不乖,不想乖”看着黎雪傻傻的样子,楚天云心里涌起一股甜蜜,他喜欢黎雪这个样子,这个简单的女人。俩人是大学同学,自然而然地恋爱、结婚……日子这样按部就班地过着,也是一种笃定的幸福。

楚天云想起自己对朱玥玲“做一生一世恋人”的承诺,可是和黎雪恋爱中也有过山盟海誓啊!天亮前,他又做了一个梦,梦见朱玥玲对他说:我们如此相爱,但是我不想伤害你老婆……梦见黎雪对他说:我们暂时分居一段时间,我们都冷静地想想,想好了再决定还要不要在一起……在一起你就必须和她断了……

到了单位,楚天云还惊魂未定,为什么会同时梦到她们?如果现实里真的要做出选择,该如何决断?电脑QQ软件那个久违的古典美女头像在不停闪烁,“老楚,最近好吗?”是吴桐!一直暗恋的,曾经暗恋的,久无音信的吴桐!“还好,呵呵,再好也没你好”楚天云自嘲着,“老楚,我要结婚了”吴桐打出一行字,“什么,你要结婚了?”“嗯”

吴桐要结婚了,这消息对楚天云无异于晴天霹雳,“你想好了?”“嗯”一阵长久的沉默,“老楚你怎么了?”“我没怎么啊!”“哼哼,你很不正常,作为的朋友,你居然不肯祝福我”“没啊,我非常非常祝福你,吴美女”楚天云回复。

“老楚,你的祝福很重要,我的婚礼,你一定要来”吴桐随即发了一张电子请帖,“好的,吴美女,我祝你们百年好合……”

吴桐的婚礼就在两天后的周末,地点在江都大酒店,楚天云只身前往,却在婚礼现场碰到了朱玥玲,俩人相视一笑,“小玲,你怎么来了”“我怎么不能来”朱玥玲莞尔,“新郎和我是朋友,奔驰4s店高级销售主管”“哦,新娘是我朋友”

楚天云没有选择和朱玥玲一张桌子,因为参加婚礼的,还有一些南桥区党政部门的人员,他找了一个座位,默默地观看着婚礼,吴桐一袭白纱,无论气质和容貌都是上好,新郎长得也不错,帅气而且目光有神,“新娘,你愿意嫁给新郎吗,无论富贵,无论坎坷还是通达,你都愿意吗”这是主持人的声音!“我愿意”是吴桐的声音,多么熟悉的声音,楚天云心里五味杂陈。

这一对新人登上爱情的圣殿,楚天云默默地祝福着,婚礼快散场的时候,他选择了悄悄离开。

不一会儿,接到朱玥玲的电话:“小楚,你跑哪里去了,见不着你人”“小玲,我有事先走了”楚天云搪塞着,竟然还接到吴桐的电话,是用手机打来的:“老楚,你怎么不见了”“我还有其他事情,所以先离开了”“老楚,我知道你的心意,谢谢你”“谢我什么啊,吴桐”“老楚,如果还有选择……”

作为新娘的吴桐,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楚天云愣住了,难道吴桐对自己的谜底将要揭开?其实他很期待!“吴桐,今天你好美,非常的炫目,祝福你们幸福”“老楚,我知道你喜欢我,……”

吴桐,你怎么能说这些,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说这些,楚天云既兴奋又惶惑,他只能安慰道:“吴桐,你永远是我的牵挂,但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你要开心,要兴高采烈,要乖,你知道吗”

“老楚,刚才婚礼上他牵着我的手,给我戴上戒指,但我想到的,却是你的名字,我觉得我好像错了,你能原谅我吗”吴桐的声音,轻柔中有一丝幽怨,却好似更有一种执拗;楚天云甚至觉得,只要自己此刻出现在她身旁,只要拉着她的手,她一定会跟自己走!

这不是一些电视里的情节吗?吴桐你要闹那样啊!楚天云觉得吴桐终于对自己敞开了心扉,却又不合时宜。“我喜欢一个人,不一定就要去得到,你不需要我原谅,我真心祝福你”“老楚,我发现我喜欢的,是你……”“吴桐,你一定要乖,听话,先别说了,去招呼好那些亲朋,经营好你们的婚姻……”

楚天云心里一团乱麻,原来吴桐是喜欢他的,可是她已是别人的新娘。可自己也是已婚人士,哪有什么资格和她谈情说爱。可是自己却又招惹上朱玥玲!对了,还有那个执迷不悟的刘晓蓉。楚天云越想越觉得无奈,他突然有想喝酒的念头,很想好好醉一场,他想到了王强,便拨了电话过去,王强说我正想找你呢,南门上新开一家运动馆,有散打教练,我们去讨教几下,还有保龄球馆,我朋友开的,你带妹子们过来打球,免费。

这诱惑太大了!楚天云赶紧给林楠去了电话,让她联系下远东集团张媛媛,能否一起过来,随即又给石岚去了电话,问她是否喜欢保龄球,石岚说好啊,我把胡佳也叫来。楚天云说那好,林楠会把张媛媛也叫来,麻烦你替我张罗。我和朋友在楼上搏击馆先练练,再和你们汇合。

这家多功能运动馆名字取得非常霸道,叫“中国风运动中心”,楚天云直奔搏击馆,王强指着一位身材匀称矫健的男子说道:“这位是散打搏击教练陆毅,这位是我好哥们儿楚天云”“卢教练好,等会儿多指教我们”楚天云也客气着,“你们向换上运动服,随我练半小时器械,再做半小时操,我们就进入主题”

热身一小时后,楚天云问王强:“我们到底来干什么,学散打吗”“卢教练是武警总队散打教官出身,我们散打都没入门,当然只能给我们指导些皮毛之处”“那我们怎么学”“你以为让你真学啊,我们这把老骨头,等会儿张海龙、李健他们要来,我们是凑热闹来的”

卢毅又教俩人练了一会儿基础动作,什么直拳摆拳,侧踹、正蹬等动作,便让俩人对练,“你们点到为止,尽量学着动作规范”卢毅在一旁指点,王强一个直拳过来,楚天云摆拳一档,便伸右脚向他腿上踢去,王强差点没躲开,丫的,你来真的啊!他一边说着,一边调整姿势,再一个转身侧踢,这一下踢在楚天云肩头,刚好楚天云的一脚也踢在王强左腿上。

“好,你们就这样练半小时,不能停,要进攻,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卢毅指导着,俩人满头大汗地对练着,终于捱满了时间,卢毅点评道:“散打也称自由搏击,作为业余锻炼项目,你们还是可以练下去的,不过,还要加强动作、力量训练,尤其是快速反应能力和技法……”

楚天云真想摊到在地,脑子里嗡嗡的,张海龙、李健来了,楚天云招呼着,说你们接着练,我下去看看保龄球,晚上我们一起吃饭。王强在一旁说好啊!刚才你下手狠,就是要你请客,对了。我陪你下去看看,你叫来的美女正不正。

你丫的,你们局邵敏长得很正,不许打我们招投局的主意,楚天云调侃着,冲个澡换上衣服,和王强下去到保龄球馆了。

第一眼就看到邵敏,这丫头伶俐地招呼着:“楚哥,我们又见面了,很高兴见到你”“邵美女啊,你好你好”“她们在那边,我带你们去”邵敏走在前面引路,石岚和林楠、胡佳正在陪张媛媛打保龄球,楚天云把王强介绍给石岚和胡佳,自己和张媛媛寒暄起来:“美女助理,投资考察进展还好吧”“进展顺利,楚局,谢谢你为我们做了不少工作……”

“楚局,按照你的吩咐,我及时和远东集团张助理进行了对接,现在他们已基本落实选址”林楠在一旁补充着,“张助理,今天主要是请你来打保龄球的,顺带联络感情,呵呵”“对了,林楠,非工作场合不要叫我楚局什么的,叫我楚哥,对了,张助理,我就叫你媛媛,不会介意吧”“不会,楚哥”张媛媛真是乖巧,也没有名牌大学硕士的架子,“林丫头,你陪媛媛打保龄球,我去抽支烟”

楚天云跑到一旁抽烟,吸了两口,便给拿起手机薛艳拨去电话,询问开歌厅的事情如何了,薛艳电话里很高兴,说是选好地方了,签了租房合同,正在装修呢,不过装修风格,以及歌厅的取名,正想找楚哥你请教呢。楚天云说那好,虽然我也不专业,倒可以替你出些主意。

对薛艳,楚天云本来觉得她的小歌厅搞起来,可以增加自己招商引资任务额的,不过如今分管科室的招引任务完成情况不错,倒不在意那一点投资了。但薛艳是鼎鑫集团老总之女,而且小妮子有干事业的想法,自己怎么可以不帮,何况还认她做妹妹?

楚天云抽完烟,回去的时候,王强还在和石岚热聊,还好,有邵敏等几个丫头招呼他参加打球。“好嘞,我们比赛,谁积分垫底谁请晚饭”楚天云笑着,“对了,媛媛不参加,她是我们的客人”

张媛媛说凭什么我不参加,我们都是朋友。“那好吧,媛媛小姐”比了两局,楚天云每轮积分加起来垫底!“楚哥,你怎么会垫底”“楚哥让我们的”几个丫头闹着,“好了,陪美女打球,是享受,你们愿意陪,我就输下去,你们继续……”

楚天云拉着还在和石岚聊天的王强说:“强子,你和我们石美女聊个没完,走,我们楼上去”“干啥?”“去看看他们练散打”“你自己上去吧”

张海龙、李健正在对练,“楚兄,我们练练”“对,比划几下”这两个警察邀请他道,“好啊,开始陪王强练,不过瘾,你们可要让着点儿”

楚天云换好衣服,“你们谁先上”“我先来!”是李健,“时间二十分钟,自由搏击,点到为止,不许缠抱”卢毅在一旁定了规矩!楚天云一上场就掂量出来,李健这家伙身手不错,尤其他的出手较快,而且善用腿法,楚天云好几次差点被击中,而且这家伙善于躲闪,楚天云好几次攻击也被化解,“你们速度要快,力道要轻,进攻,进攻中寻找破绽,进攻中学习防守”卢毅在一旁继续指导,俩人不由地加强了进攻,是的,进攻是最好的防守,要是一味防守,比比划划不着皮肉,那有什么意思,还散打个毛啊!

正思虑间,李健一个飞踹踢了过来,几乎没来得及反应,楚天云不自觉一个欺身上前,以最迅捷的速度抱住了他的脚腕,手一拧,李健竟摔倒在地!这轻轻一摔,的确不痛,“楚哥,你厉害”俩人比划着,李健突然一个正蹬,踢在楚天云手臂上,他没有停下,急身上前,好像要使法,“停!”卢毅下了口令,补充道:“楚兄好像还不会摔法”李健会意,俩人继续你来我往,互有得手。

“不错,楚哥,你身手不错”二十分钟结束,李健夸奖,“累死我了,不过好玩,李兄也让了我的”楚天云说着,“小楚,你进攻不错,有勇气”这是卢毅的点评,“如果你会摔法,还可以进一大步”他继续补充。张海龙说,小楚兄,你确实有股子劲头,我也不和你比划了,一身臭汗,洗洗澡去喝酒吧!

“好啊!我们去吃饭吧,卢兄你也参加吧,我们饭桌上再切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