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重生之农门娇女

第1384章 小聚

重生之农门娇女 花柒迟迟 3804 2020-01-31 23:36

  祖孙们在屋里吃的欢喜,没想到冯氏端了两杯牛奶刚好也推门进来,听得这话,她就应道,“爹娘也把我热的牛奶喝了,明日进城带我一个。早就说要娇娇同朱嬷嬷学规矩,正好这次我也在跟前看着,省的娇娇偷懒,也给朱嬷嬷撑腰,否则她怕是不敢严格教导娇娇呢。”

  娇娇当时就苦了脸,她是想跟着奶奶进城去松散几日,没想到娘要跟着不说,还把学规矩这事儿提上了日程。

  “娘…”

  她刚要抗议,就被老娘狠狠瞪了一眼,“别跟我讨价还价!”

  娇娇立刻就老实了,委委屈屈的望向爷爷奶奶,没想到老爷子和老太太这次难得支持儿媳,劝道,“你娘是为你好,等你和岚哥儿成了亲,免不得要进出皇宫,要应酬,总不能不懂那些规矩吧。暂时辛苦一些,以后就好了。”

  三比一,娇娇只能“屈服”了。

  众人吃了地瓜,老人家喝了牛奶,也就各自安歇了。

  娇娇同外间值夜的夏蝉和花果儿两个说起明日回王府,她们都很是欢喜,就是炕头儿上的旺财都张开半眯眼睛,喵喵叫了两声,显见也想跟着进城去玩耍。

  娇娇无奈,只好道,“你们都是去玩,就我最惨了,要学规矩。记得到时候看眼色行动,及时救我,让我也偶尔喘喘气。”

  夏蝉和花果儿都是听得笑不停,有了秦嬷嬷的前车之鉴,吴公公和朱嬷嬷恨不得把自家小姐供起来,怎么敢为难她,这话不过是说着玩罢了。小姐什么都不怕,就怕约束,所以平日对她们也是什么要求都没有。

  “小姐放心,我们一定随时侯在一边。”

  两人笑嘻嘻帮忙铺了被褥,就也去外间睡了。

  夜岚行军,很少进空间,娇娇也就难得睡了一次自家的热炕。

  一夜无梦,第二早起来,早饭桌儿上说起回王府小住,还要跟着朱嬷嬷学规矩。从大莲这个长孙媳到玲珑和刘颖儿,居然都想跟着一起。

  一来村里要猫冬了,家里家外没什么活计,二来玲珑和刘颖儿嫁进门都没在王府住过,总惦记去熟悉一下。

  至于大莲,林家的爵位是世袭罔替的,林保以后要继承王府,她这个未来主母,也要回去巡视一下她的地盘。更何况之前,她和四婶一起打理国公府的杂事,也最是熟悉。

  冯氏从来不肯苛待儿媳侄媳,董氏更是慈爱亲和,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老爷子和林大海当然也没意见,家里有丫鬟,女人们不在,他们也饿不到,冷不着,何苦坏了女人们难得的兴致。

  于是,拾掇了一个时辰,日上三竿时候,林家套了四辆马车,拉了老少女人们,连同丸子,还有旺财和恭喜,一起进了城。

  小鱼儿和果冻儿要读书,这会儿还在学堂里,想跟随都没机会。好在,熊大还算有良心,平日没少分吃他们的糖和果子,主动留下陪伴他们,不至于他们下学回来,见得家里空荡荡而哭鼻子。

  马车踢踢踏踏走在路上,先前下的一层小雪,早就被养路工清扫的干干净净,半点儿不耽搁出行,女人们在车里说笑,倒也不觉疲惫。

  城里的国公府和王府早就得了消息,狠狠打扫了一番,地龙烧了,大炕也热了,众人翘首盼着,好不容易迎了主子们进门,里里外外立刻就热闹开了。

  吴公公同朱嬷嬷都来行礼,还有负责王府那边的管事娘子秋菊也过来了,她是林家院子里最早第一批丫鬟,后来成亲嫁了王府的侍卫,就做了王府的管事娘子,先前偶尔还会回村里大院儿住一段儿,算是来往村里和王府间,最受主子信重的人了,连吴公公和朱嬷嬷都让她三分。

  董氏和冯氏问了问府里的杂事,就换了家常的衣衫,然后带了孙媳妇们吃午饭。

  国公府很大,林保兄弟们但凡成亲的都有自己的院子,或者精致,或者大气,让玲珑等小媳妇儿很是满意高兴。

  结果,下午时候,她们闲着无事同娇娇过去隔壁的王府走动,更是大开眼界。

  早在林家有意张罗嫁孙女之前,心急的夜岚就已经请了江南最好的师傅开始规划王府。原本有些粗狂空荡的王府,被改建的华贵不失雅致,处处透着美丽温馨。

  别说玲珑等人,就是好久不回来一次的娇娇也是惊喜,于是重重赏了还在花园里忙碌修葺亭台的工匠师傅们。

  晚饭时候,林仁和林义带了田甜和余欢也回来团聚,他们在城里有自己的小院子,但在国公府也有一席之地。

  董氏和冯氏早早睡了,年轻人们却兴致很高。

  娇娇就备了小酒桌儿,兄弟们聚在一起烤着羊肉串,喝着酒,媳妇儿们则用炭火铁板烤五花肉和牛肉,喝着葡萄酒。

  初冬的夜风很是寒凉,但屋里却是香喷喷,众人很快就各个脸上都带了红晕。

  旺财吃这它的烤鱼,欢喜的不时喵上两声,惹得恭喜眼气,扎着翅膀,高声喊着,“馋猫!馋猫!”

  旺财眯了眼睛,随时要窜上去教训这只嘴贱的傻鸟,幸好娇娇及时扔了一把坚果,算是把恭喜的嘴堵上了…

  林佳给两个哥哥倒了酒,就道,“可惜大哥在村里,平哥荣哥他们也离得远,就是华哥都在岳麓呢。只有咱们三个喝酒,还是要等年底,兄弟们能勉强凑全大半。”

  林仁点头,笑道,“我前日给贵哥儿捎了一些点心,义哥儿捎了瘦肉肠,这眼见天气冷了,他也该回来了。这一年在外边造桥铺路,他可是没少吃辛苦。”

  林礼撸了一口肉串,含糊道,“谁让他偏偏喜欢这行当,跟着谷师傅那个…什么魔?”

  娇娇帮忙往炭火箱子上摆肉串,顺口应了一句,“基建狂魔!”

  “对,基建狂魔,谷远谷师傅就是大越的基建狂魔,得了咱们家的水泥,简直得了宝贝一样,恨不得把大越所有道路全换成水泥的。前些日子,书院那边又出了混凝土,可以往里塞铁条的,我当时就说,完蛋了,顾师傅不会又要把大越所有屋舍都换成混泥土的吧。”

  林礼怪声怪气,惹得所有人都是笑。林仁敲了弟弟一记,恼道,“少胡说,谷师傅可是个值得敬佩的,一辈子都没成亲,造桥铺路,造福百姓,功德无量。”

  林礼嘿嘿笑了两声,“我也没说不好,不是心疼贵哥儿嘛,我先前画画的润笔银子可都给贵哥儿送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