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侯门锦绣

番外二:金三小姐

侯门锦绣 苏小凉 4854 2020-01-30 08:14

  

3.

  

金向蓉看着围过来的家丁,远远赶过来的爹娘,第一反应就是推着阿禾让他赶紧走,“你快走,爹娘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你快点走。”

  

阿禾怎么会留她一个人下来,拉着她赶紧往拱门那边跑去,可没跑几步,那边又有家丁围堵过来,阿禾把她护在了身后,三个人被逼到了一旁无处可逃。

  

金三夫人气急败坏的冲过来,看着躲在阿禾身后的女儿,快要气疯了,“向蓉,你到底在干什么,还不快过来!”

  

金向蓉抓住阿禾的手臂,这一幕在金三夫人眼中简直是无法容忍,呵斥道,“碧玉,还不快把小姐拉过来,一个下人胆敢迷惑拐走主子,来人,把他抓起来,押送官府!”

  

碧玉看了自家小姐一眼,又看了金三夫人,最终跪了下来,磕头求道,“夫人,求您放了小姐他们,求您让小姐走吧,奴婢求您了。”

  

很快碧玉的额头上就磕出了血,她哭着求,周围的人却没有要放过他们的意思,家丁渐渐朝着阿禾靠拢,怎么抵挡的过,阿禾即刻就被三五个人拿下,金向蓉也被拉到了金三夫人身边。

  

几拳脚下去,阿禾当即跪在了地上,嘴角溢出了一抹血来,神情痛苦。

  

“不要。”金向蓉推开阻拦的人想要过去,金三夫人一把拉住了她,“你疯了你,跟着一个下人走,你是要把金家的脸面全部丢尽是不是。”

  

“娘,不要再打他了,放他走,不要再打他了,是我央求他带我走的。”金向蓉挣脱不开金三夫人的手,拉着她的袖子求到,可她越是求,那边的家丁打的越不客气,阿禾直接被打趴在了地上,青肿着脸。

  

在这么下去命都没了,金向蓉即刻跪了下来,眼底一抹决裂,“娘,我有了他的孩子,若是他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一旁的金三老爷听罢气的挥手给了金向蓉一巴掌,“孽障,你还敢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看我不打死你!”

  

金三老爷抢过一旁家丁手中的棍子要往金向蓉身上挥去,金三夫人赶紧护住了自己女儿,阻止金三老爷,急急道,“老爷,向蓉年幼无知,被人迷惑,她胡言乱语,你可别信了她。”

  

金三老爷举着棍子怒瞪着金向蓉,“你自己说!”

  

金向蓉跪在地上没有起来,看了奄奄一息的阿禾一眼,仰头看金三老爷,“爹,我有了他的孩子,你成全我们吧,女儿不孝。”

  

金三老爷气的眼睛都快要鼓出来了,挥手把那棍子直接打在了阿禾的头上,突如其来,等金向蓉反应过来,阿禾已经满头的鲜血,晕厥在了那儿。

  

“不!”金向蓉疯了似的推开金三夫人扑向阿禾,她就快要抓到他的手了,身后的两个妈妈赶紧拖住了她,金向蓉狠命的咬她们,不要命的看着金三老爷,“爹,他活不了,我也不想活了!”

  

“混账东西你说什么!”这一次金三夫人没有护住女儿,金三老爷一巴掌过来,金向蓉被甩在了地上,她的手抓到了阿禾的手,死命的拉着,对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金向蓉开始恐慌,不断的摇着他的手,摇头喃喃,“不会的,不会的,你不会死的。”可任她怎么摇人都没有反应。

  

一旁的家丁福底身子探了探,起身禀报,“老爷,没气了。”

  

“拿个破席子裹着扔出去。”金三老爷看了一眼金向蓉,扔下狠话,“把三小姐关起来,谁敢放她出来,家法伺候。”

  

被拉起来的金向蓉神情早就呆然,听不进去金三老爷说的那句话,呆呆的看着阿禾被人拖走,喃喃了一句,“是我害了你,是我害死你的。”

  

金三夫人到底是心疼女儿,也仍旧是不相信她真的怀有身孕,她一直觉得是这个长工勾引了自己女儿,金向蓉从小到大这么乖巧,从未作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怎么会要和一个长工私奔。

  

金三夫人要去拉着她,金向蓉也没挣脱她的手,她就是呆滞的喃喃着,直到阿禾的尸体被带离开了拱门,金向蓉身子一歪直接晕厥了过去...

  

醒来后已经是两天后,金向蓉只觉得浑身的疼,几乎是翻不过身去,开口的声音都嘶哑的很,她像是做了一场梦,梦中的她和阿禾私奔,却被爹娘逮住,然后,阿禾被爹打死了。

  

金向蓉睁开眼,一旁的碧玉青肿着脸守着她,看到她醒了,高兴道,“小姐,您终于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你的脸怎么了。”金向蓉看着她,缓缓开口。

  

碧玉遮了遮,低头替她整理被子,“小姐昏迷的时候一直喊了奴婢名字,夫人让奴婢来守着小姐。”

  

金向蓉转头静静的呆着,良久,语气出奇的平静,“这么说,他真的死了。”

  

碧玉替她理好了被子,去一旁倒水给她喝,金向蓉伸手摸了摸腹部,脸上的神情有了一抹变化,可当碧玉回来,那神情又复如初。

  

“碧玉,是我害了他。”金向蓉转头看着她,抿了一口水,重复着这一句话,“是我害了他,如果不是我那样说,最后那些事也不会发生,他依旧赎身参军。”

  

“小姐,这不是您的错。”

  

“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他,是我害怕自己最后会屈服在爹娘之下,被迫嫁人,等不到他。”她下了狠心去赌,赌赢了,可她却害死了他。

  

说着,金向蓉开始哭了起来,这一回是彻彻底底的大哭,“是我害死了他,让他被爹打死。”她什么都没留住,肚子里的孩子也没有留住。

  

“小姐,您不能哭。”做小月子的人,不能动气流眼泪。

  

可金向蓉脑海里全是爹一棍子打的他满头是血的画面,还有诸多家丁拳打脚踢的画面,是她害死了他。

  

当碧玉发现小姐不对劲已经晚了,金向蓉忽然双眸泛白浑身抽搐,碧玉赶紧喊人请大夫。

  

这一昏迷,长达五六日。

  

醒来之后的金向蓉,疯了。

  

她谁都不记得,谁都不认得,除了碧玉还能近她身之外,所有人靠近她都会尖叫,所有人都是坏人,要害她的孩子,金向蓉抱着一个枕头在那边哄着,但凡是有人靠近,她便凶狠的看着来人,身边有什么扔什么,摔东西打人毫不手软,一遇到机会就往外逃,连金三夫人都不认得了,看到金三老爷,就像是看到仇人。

  

金三夫人看着自己的女儿变成这样,心痛不已,她甚至悔不当初,是他们用了这么极端的方法把孩子逼成了这个样子。

  

金家对外宣称,金三小姐抱病在床,之前有意提亲的也都让金三夫人回绝了,女儿变成这样,别说嫁人了,都不敢让别人知道金家有个疯了的小姐,这今后别的女孩子要如何议亲,如何嫁人。

  

而金向蓉这一病就将近二十年。

  

金家没有人敢和别人说这件事,上下之间封口,娶进门的媳妇都事先挑了人品德行,金向蓉病了这么多年,金家就瞒了这么多年,因为对外说抱病的事,还让金家的姑娘难出嫁,可谁会说,家中有一个疯了的姐姐。

  

在这近二十年的时间里,金三夫人到处求医,寻找药方子希望把女儿治好,金向蓉的病也是时好时坏,每每恢复一些记起什么,她便难以忍受那过去的事情,又疯了。

  

是她自己不想记起发生了什么,宁愿这样疯着...

  

金三夫人从来没有想过还会有见到阿禾的一天,直到那个镇守边境的龙将军前来洛都城,他带来数名将领,几场饭局之后,金绍阳就和她提起了有这么一个人,和阿禾很像。

  

人死不能复生,金三夫人自然是不信,可当真的见到那个同样名字的将领时,金三夫人也惊讶了,而她随即想到的,就是想进一步确定这个人是否就是当年的那个人。

  

金向蓉病了这么多年,金三夫人几乎放弃,就想这么算了,疯了就疯了,金家养着,可阿禾的出现,让她重新燃起了希望,当年就是他的死刺激了女儿,如若他没死,向蓉的病是不是会好起来。

  

最后还是龙将军出面求证了这件事,在他那里打听到了关于这个将领的事,也就是金向蓉疯了的那一年,阿禾被人带去的边境,似乎是受过很重的伤,记忆断断续续的,也记不全所有,只记得自己要来参军,然后回去找一个人,而找谁,他记不得了。

  

这些年来他一路最终在龙将军身边,功勋不可计,上的战场次数,也不可计,他隐隐的想起了一些什么,尤其是在龙将军提到金家三小姐金向蓉的时候,他只觉得心中疼的厉害。

  

而当看到金三夫人和金三老爷时,虽记不得,阿禾明明白白的能够感受到自己心中的怒意,他和他们之间有过节。

  

他是在乱葬岗中被人所救,要不是凭着一口气,他早就死了,而他为什么会重伤被扔在乱葬岗中,他直觉和他们脱离不了干系。

  

最后金三夫人是跪着求他去见金向蓉一面,不管失忆也好,多恨他们也好,当年是他们派人抓的他,险些打死他,但这些和金向蓉都无关,只求他现在去见见自己女儿。

  

屋子里传来金三夫人的哭声,一个为人母的这般低声下去恳求,放下所有姿态和自尊,听着的人都动容了,阿禾答应了前往金家。

  

一个失忆一个疯,好像是都不想对过去那段回忆有所碰触,可当阿禾见到疯了的金向蓉,看着她躲在床内小心翼翼的看着走进来的人,神情凶狠的看着他们,紧紧抱着怀里枕头的模样,那一截一截缺失的回忆,关于他们的,全部都回来了。

  

他没有想到她会变成这样。

  

金三夫人在一旁哽咽道,“她晕了过去,醒来后孩子没了,之后她就疯了,这么多年一直时好时坏,严重的时候连寻常能近身的丫鬟都靠不近她。”

  

阿禾坐到了床边,金向蓉打量了一下他,果然是缩去了角落。

  

太多的感概了,阿禾看着金三夫人,“能容许在下和她单独呆一会儿。”

  

所有的人都出去了,阿禾没有强迫的去靠近,而是坐在床沿保持一定距离看着她,语气温和,“向蓉,我回来了。”

  

金向蓉无动于衷,阿禾只觉得一阵酸楚,眼眶湿润,他受的苦算什么,他都没有及早的恢复记忆回来找她,带她走,让她一个人这么多年。

  

他一时半会也记不起所有的事,想得多了头疼,他就和她说着能够记起来,只有两个人知道的事情,整整一个时辰,最后金向蓉是靠在床角睡着了,阿禾把她抱了过来,躺下盖好被子走出屋子,看着金三夫人,“我明天再来。”

  

疯了这么多年,见到了他都认不出来,如何能让她这么快记起自己,阿禾连续来了八九天,才赢得她不拒绝他,愿意让他接近一些,似乎是潜意识里的亲近,他说起那些事的时,她总是听得很认真,像是都记得似的,可问她了,她都是摇头,笑嘻嘻的看着他。

  

她终于没有把他当成是坏人,没有抗拒他。

  

此时龙将军在洛都城留的时间已经够久了,阿禾来到金家,向金三老爷和金三夫人要求,带走金向蓉,带她去边境,离开洛都城。

  

他要带她,再私奔一回...

  

也是全部设计好,这天下午,像二十年前的那样,阿禾拿着包袱等着,碧玉带着换好丫鬟服的金向蓉偷偷溜出屋子。

  

等到了花园里,阿禾拉上她开始往后院的小门跑去。

  

自然也是有人要追,很快金三夫人带人出现,像是在脑海中演练很多遍,下意识的动作,是金向蓉拉上阿禾飞快的朝着后院跑去,这一路有人追,却是有惊无险的让他们到了后院,碧玉跟在后面,看着小姐越来越轻快的步伐,边落泪边跟着他们跑。

  

终于是到了小门那边,当阿禾打开门,拉着她出了金府的那一刻,金向蓉脸上的神情有了明显的变化,看阿禾的眼神也都不一样。

  

后有追的人,他们立即上了准备好的马车,碧玉和车夫坐在外面,阿禾在马车内陪着她,金向蓉困了,睡着了。

  

不知过去了多久,马车已经出城,跟上了龙将军回去的军队,金向蓉醒了。

  

马车内的光不是很亮,她看的模糊他的样子,真真切切在自己眼前,真的是他。

  

她依旧是觉得累,可却不肯闭上眼休息,一直看着他,生怕下一刻眨了眼他就不见了,可她实在是太累了,最后撑不住闭上眼睡去,闭眼之前,她对着他的方向似梦语喃喃了一句,“阿禾,你终于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