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侯门锦绣

番外三:林清仪

侯门锦绣 苏小凉 6040 2020-01-30 08:14

  

林文锡和陆氏成亲第二年就有了林清仪,当时林文锡还是翰林院侍读学士,刚刚在皇上面前崭露头角。

  

林清仪出生的时候林家正是上升时,又因为她是嫡长女的关系,林老夫人也对她也十分疼爱,没管这第一胎是男孩还是女孩子,一视同仁。

  

所以林清仪的童年生活,比别人家的孩子来的更简单幸福,爹几乎是年年升官,祖母对自己疼爱有加,爹娘感情很好,家中没有别的兄弟姐妹,更没有什么妾室通房,林清仪的日子无忧无虑。

  

林清仪三岁的时候陆氏怀上了第二胎,生下了二姑娘,当时的林老夫人还没有什么微词,这农村里头也有生三女最终抱儿子的,所以直到四妹出生前,三姐妹在林老夫人面前都是受宠的。

  

直到四妹出生,林老夫人开始有微词要为儿子纳妾,当时林清仪已经七岁,七岁的孩子,该养成的性子已经养成,知道自己是大姐姐要照顾妹妹们,也知道自己是最大的孩子,不应该让娘操心,乖巧懂事。

  

小时候的林清仪是几个孩子中最不让陆氏操心的一个,会帮她一起照顾几个妹妹,性子温和,又不像二丫头那样成天闯祸,调皮捣蛋。

  

也许是有做长姐的意识,也许是疼爱妹妹们让习惯了,林清仪后来养成性格就不是个爱争抢的,也不太喜形于色,家中孩子多了,难免会有些忽略孩子们的情绪,会闹腾会告状的,总是在父母面前受瞩目一点,不管是好的瞩目还是不好的瞩目,总是能够让人注意的到。

  

林清仪不太常和陆氏谈心,最多的就是听妹妹们说话,三妹和四妹起了争执,二妹调皮,又欺负四妹了。

  

在她议亲前的十四年里,林清仪充分的做好了一个长姐应该做的,贴心,照顾弟妹,懂得谦让,又是娘的好帮手。

  

此时的林文锡已经坐上了翰林院大学士的位子,在朝中重臣之间,二品官确实不起眼,但他胜在受皇上重视,谁都知道这出生平凡,甚至可以说出身很低的林大学士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洛都城中褒贬不一。

  

世家眼里林家就是典型的暴发户,没有深厚的世家底蕴,别人家祖上好歹出了什么重臣,林家祖上,那是清一色的农民,耕田户。

  

当然像林文锡这样靠自己身打拼又高娶了个媳妇,在洛都城中为官的人不少,可树大招风,谁让他受圣宠,特别的招摇,谈论他的自然多。

  

所以当林家夫人陆氏生下第七个女儿时,洛都城中幸灾乐祸的太多了,什么受圣宠,生不出儿子就没有人继承香火,女儿出嫁就是泼出去的水,别人家的儿媳妇了,林大学士空有自身的学识,根本延续不下去么,这不急着收学生,生子不成只能在学生身上下功夫了。

  

当时的林文锡已经收了两个学生,饶是洛都城中有这么多人说林家的不是,也难抹杀林文锡才识上的成就,皇上圣明,宠一个臣子也有他的理由,没有出色的地方怎么能入的了皇上的眼,所以说归说,也有人把孩子往林文锡这边送。

  

转眼即是林清仪说亲的年纪,求亲的不在少数,见过林清仪的都说这林家大小姐温婉贤淑,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子。

  

这边林文锡的学生之一的贺家也对这婚事起了些意。

  

世家好,世家也有不好的地方,人多了,几房人最终继承家业的肯定只有一房,那么其余的几房相对就会被忽视,此时在家中照顾不到,其实还不如娶有强劲背景的儿媳妇。

  

贺二夫人看来看去,最后觉得林家这婚事好,作为嫡长女出嫁,当爹的林大学士肯定会帮衬着大女婿,自己儿子如今当官之初,也是需要这样的助力。

  

贺家这般考虑了,很快就派人前去提亲。

  

大家大户之间的婚事,说到底都有些这样那样的因素考虑,就是林文锡和陆氏的感情很好,当年是林文锡自己瞧对了眼,陆将军在答应这婚事时也考虑了很多,所以林文锡在长女的婚事上更是想得多。

  

贺家来提亲,林文锡和陆氏自然是觉得贺家有诚意,林家从未表现出过意属于贺家,你都上门来提亲了,难道不是看中意觉得喜欢才来的。

  

想到贺城笙是自己的学生,怎么都得善待自己女儿的,又想到贺家这家世并不差,林文锡素日里看这学生的品行也不错,于是和陆氏商量过后,把这婚事给应下了...

  

两家结姻亲之好,都是图和乐的,定亲之后贺家往林家这边送礼也送的勤快,该尽到的礼数都尽到了,林清仪仅见过贺城笙一面,还是在林家碰巧遇见的,第一印象不错,女儿家的总是羞于言语对对方的感想,姐妹几个打趣着,大姐姐是头一个出嫁,底下一群妹妹起哄。

  

夜深人静时林清仪不是没有憧憬过自己的婚后生活,有爹娘这样的例子在,林清仪自然的代入了其中,觉得她和夫君的生活也应该是像爹娘这样甜甜蜜蜜,和和美美。

  

爹为了娘不纳妾,就算是娘生了这么多个妹妹都依旧待她如初,爹能为娘做到的,她的夫婿也能够做到,两个人相互扶持,相伴到老。

  

十六岁这年,林清仪出嫁。

  

婚后的生活虽有不仅人如意的地方,但夫妻之间的感情很不错,贺城笙待她很好,虽然婆婆对自己有些冷淡,但林清仪还是很满足。

  

在林家的时候就已经和娘学过不少,贺家二房还是由婆婆把手,所以林清仪要忙的事情不多,忙的事情少了,就有更多的精力放在孝敬公婆和对丈夫关心上。

  

很快她就有了身孕。

  

本是欣喜值得高兴的事情,只是当她生下女儿后,她好像觉得这家人变了。

  

本来就对她比较冷淡的婆婆更是无视她了,林清仪只觉得奇怪,过去她还觉得婆婆只是性子冷淡,并不是刻意待她如此,直到婆婆娘家的外甥女到贺家时她才认识到,婆婆的冷淡只针对自己。

  

贺二夫人对外甥女秦素婉的热情和贴心更是让林清仪觉得不舒服,她嫁人以来孝敬公婆,关心夫君,说不上最好,可该做的也都做了,为什么婆婆转眼就是这样的脸色。

  

林清仪曾和贺城笙委婉提出,得来的是丈夫的安慰,后来她也释怀了,夫君在身边,夫妻感情好,总有一天婆婆会对她改变想法。

  

可她想错了,有些人,不是你对她好,她就会看得到你的好,从一开始贺二夫人在想这门亲事时就打心眼里瞧不上林家的家世地位,觉得林家还配不上贺家,林家大小姐配不上自己儿子。

  

所以在四年之后林清仪怀上第二胎,因为这个表妹秦素婉的关系早产险些丢了性命,贺二夫人竟还维护她时,之后的种种,终于让林家知道了。

  

林老夫人简直是要气死,带上孙女,直接出了林家往贺家赶来,要给自己孙女讨个公道,眼巴巴上门提亲的人是你们,娶进门不好好对待的也是你们,生两个闺女就想的出娶平妻这种事儿来,她就算是再没文化的农村老太太也知道这样不行,她儿媳妇都生了七个闺女了都没纳妾,什么大世家,什么文化人,做的都是什么下滥子事。

  

林老夫人大闹贺家之后,林清仪的日子实则更难了,表面该应承的当初都应承下来了,可实际上,媳妇娶进门,娘家人又能知道多少。

  

她起初还对丈夫抱着很大的希望,就算是婆婆再刁难,有丈夫的支持安慰,她还是能好好生活下去,可当她怀上第三胎,婆婆往这院子里不停塞妾室,妹妹们几度来探望,几度规劝之下,生下儿子后的林清仪,看明白了。

  

生下儿子也没能让贺二夫人对她脸色好一些,林清仪开始不去理会这一些,从贺城笙说母命难违,走进妾室院子的那一刻起,林清仪就对他彻底失望...

  

有人说,糊里糊涂的过一生也是一种幸福,因为有时候看的太明白了,未必快乐,尤其是这样的明白,她和贺城笙之间这貌合神离的婚姻持续了十七年,直到长女出嫁,在她和贺城笙为了父亲不帮他提拔争吵,因为父亲不给他机会不断争辩,要求林清仪回家去说服父亲的时候,这段婚姻终于走到了尽头。

  

林清仪委屈了十几年,忍了十几年,从当时生下儿子的时候她就动过要和离的念头,可三个孩子都还小,最小的儿子才在襁褓中,她离开贺家的话,三个孩子要面临怎么样的生活她无法想象,她不能把他们留给这样的婆婆,这样的爹,今后还要遇上一个不知好坏的继母。

  

如今好了,女儿长大出嫁,儿子亦有十来岁,她终于能够放下这一切,离开贺家。

  

林清仪消失了一个月时候林家人才知道女儿已经离开贺家单独住出去,这么大的洛都城,又不躲进去石头缝里了,怎么会找不到人。

  

实际上,是贺家的根本没当一回事。

  

女儿受了什么委屈,这些年在贺家受了什么欺负,哪里是可以让贺家再用休书来羞辱,林大学士直接上报官府要求女儿和大女婿和离,贺家若不答应,那就看看谁家的道理足,拼一拼实力,看谁更说得上话。

  

最终贺家同意和离,贺二夫人憋着一脸猪肝色也阻止不了外头风言风语,林家两兄弟带人前来抬嫁妆,一样样一件件全部都清点了清楚,就是连床都拆了带走,自己不睡,可以当柴火烧了,但绝不留在贺府。

  

出嫁十七年,林清仪最终与贺城笙和离,离开贺家回到了林家。

  

母女两个免不了一顿痛苦,陆氏心疼自己的女儿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更心疼她什么事都放在心里不愿意说,她生了九个孩子,操心了九个孩子的婚事,到最后第一桩婚事其实都不没操持好,信错了贺家。

  

林清仪总是如此安慰陆氏,“娘,不是您看错了,而是别人也都看不清,没进那个家门,谁能想到是这样的人呢。”

  

陆氏是气啊,瞧不起林家当初为何来说亲,林家不仗势欺人,但也不是任人拿捏的柿子,贺家二房而已,这贺二老爷这么多年官职也不见升的多好看,林文锡也做的隐晦,直接下手,把本来要批复下来给贺城笙的公文截胡了,换了个人替上外任。

  

全家人都知道不能在林清仪面前多提起贺家的事,会惹她难过,反而是林清仪自己想的比大家都要开,反过来还能安慰爹娘和弟弟妹妹,离了贺家,她轻松了,怎么都不会过的比之前差,既然如此,也就没什么好难过...

  

和离才几个月,贺二夫人就急匆匆给贺城笙说了亲,这回是真说了个不得势的人家,家世差太多,不过关键人家是大闺女嫁进门来做继室,十五六的年纪配三十五六的年纪,这新媳妇的年岁比贺城笙的长女慧姐儿还要小。

  

等贺城笙成亲后,这城中笑话的人可不少,人家看得明白的这么多年下来难道还不清楚林家如今是什么水平,嫁了七个女儿,嫁的夫家个个都是有本事的,最后统计下来,是这贺家的最没眼色最不懂得把握了,如今娶个比自己闺女小的妻子,娘家人还啥都不是要靠他提拔,以后,哭的日子有的去了。

  

林清仪时常也能听到贺家那儿的事,即便是她不想知道,也总有人喜欢把消息往林家这边传过来,贺家那年轻貌美的二夫人有身孕了,贺家二爷的后院快起火了,为什么呢,别忘了贺城笙还有很多妾室,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以前林清仪虽不讨贺二夫人喜欢,但正室嫡妻以及她背后的家都能压一压,如今来了个半路出现的新夫人,那些个妾室一见新夫人有身孕,开始闹腾了。

  

所以在这有身孕的好消息传出来之后,没隔半个月呢,这新夫人摔了一跤,险些小产,只能躺在床上静养了,再然后,好几个妾室的脸给挠花了。

  

过了几个月新夫人的孩子还是没保住,一后院这么能闹腾的妾室,贺城笙又是个犹豫不决,听什么软话就舍不得的人,到最后后院起火,连带着他在官场上也受了影响。

  

这时候的御史台,揪着贺家的事可劲上奏,这后院都把持不好的官员,怎么能在朝堂上为民效力。

  

参的多了,皇上也知晓了此事,干脆是传了口谕,放了贺城笙半年假,回家好好操持一下家务事,瞧着每日上朝眼睛都青肿的,回到了家肯定没安生日子。

  

百姓重要,这内院和身子更重要。

  

隔一段时间都有这样那样层出不穷的消息,有些还是两个孩子写信回来说的,林清仪想图清净,干脆离开林家,去了万福寺禅坐祈福。

  

林清仪这些年来的心境是越来越平和了,直到和离之前,她已经再也不会为贺城笙留恋什么,一年多的时间留在林家,反而是过的更舒畅。

  

安静下来的时候她常常回想那十几年,嫁人之前,嫁人之后,她其实想要的很简单,也就是简简单单的生活,夫妻二人感情好,相处愉快,生几个孩子,与公公婆婆相处也好,少有争执。

  

到如今,都看淡了...

  

林清仪喜欢上了去寺庙里禅坐的感觉,禅房中十分安静,简单的放这些贡品,继而就是一张干净的床,上面一张席子。

  

这天林清仪从禅房里出来,想要去庙宇中的后殿为爹和娘点一盏灯。

  

对面的禅房内的门也开了,走出一个年约四十的男子,穿的是一身锦服,脸上的神情却比她还要平宁,林清仪微微一点头先行离开去了后殿。

  

林清仪走的快,并没有看到继而从屋子里出来的庙宇中的师父,倒是这男子开口问了师父,“那边禅房内的人是谁。”

  

“那是林家大小姐的禅房,林家大小姐每隔两个月都会来此禅坐七日,是虔诚之人。”大师笑着为他解答。

  

男子反而皱了下眉,刚刚看那女子的年纪,少说也有三十上下,还被称作是小姐,难道尚未出嫁?

  

男子没再多问,他才回到洛都城没几日,很快便派人打听了这林家大小姐。

  

得来的结果自然是吃了一惊,和离,已经生了三个孩子,如今留在娘家。

  

其实在寺庙里男子有遇见过她好几次,她那样的气质和神情似乎和贺家前儿媳妇,经历过那些事的人不太能符合起来。

  

男子心中多留意了几分,回到洛都城要忙的事情很多,任职,打理府邸,他妻子去世多年,就留下一个女儿,女儿又已经嫁人,这家中上下也就他一人,皇上又赐了不小的宅子,刚刚回洛都城,前后打理,疏通,认识官场上的同僚,这一忙,距离男子遇见林清仪过去了好几个月。

  

林清仪起初只觉得有些缘分,她两个月去一趟,常常都能见到这个男子出现在庙宇里,倒不是禅坐,林清仪有一回遇见聊了几句,他是来寺庙里静心养身的。

  

似乎是找到了一个有趣的共同话题,都喜欢寺庙的清净,每每遇到,都会说上几句,渐渐的,就只是在庙宇中,两个人聊的十分投缘。

  

到了第二年秋,在庙宇中见了有很多次面,忽然林家有人上门提亲,去年年初回到洛都城的内阁学士姜大人派人前来说亲,他的父亲姜国公过去是镇守北方的,姜大人随父亲从小就离开洛都城,三年前姜国公去世,守孝结束之后姜大人就回洛都城复职了,妻子在很多年前去世,这些年来一直孤身一人,唯一的女儿早几年就嫁了人,还不是嫁在洛都城,姜大人传话也直白,就想娶林清仪,两个人简简单单过日子。

  

提亲的同时还有让媒婆带来的一串佛珠给林清仪,这是与佛结缘,老天爷不忍他们两个就此终老,找个人让他们可以相伴到老。

  

不求前时轰轰烈烈,但求后半生安稳偕老。

  

第二天,林清仪亲口允下了这婚事,简简单单,只许安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