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正太师父养成仙

第155章 逃婚

正太师父养成仙 繁尘漠色 3389 2020-01-30 15:00

  

白乐悠没想到她会答应替自己成亲,哪怕明知晚上事情败露之后,帝君十有八九会将她泄愤杀害,她也依然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下来。

  

这般毒誓立下,白乐悠无奈,只得答应:“既然如此那好吧,这颗药你拿去,进了洞房便服下,可以假死脱身。”

  

子依面露讶异,继而便是感动:“多谢神女。”

  

二人说话已经有一会儿了,为了防止旁人起疑,她急匆匆的离开,留下白乐悠目光复杂的看向门口。

  

无人之处,子依偷偷取出那颗丹药,唇角露出一抹苦笑,在赤炎帝君手下多年,她太了解这个男人,若是她当真活过来,他绝对会想尽办法从她口中套出神女的下落,而她,从来都没法拒绝帝君的任何要求。

  

手心聚拢,那颗丹药在仙力的作用下化作飞灰,半点痕迹也不曾留下。

  

日子如同流水一般转瞬即过,转眼便临近大婚之期,这些天来,赤炎帝君上门拜访的日子少了许多,白乐悠虽然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却也不曾多问。但也是因为二人独处的时间太少,导致她无法确定,赤炎帝君如今有没有放下戒备,彻底相信她。

  

赤炎帝君这阵子却在忙着暗中查探碧影神君的下落,连神宫的废墟都被他挖了个大坑,却没能扒出什么线索,这让他更加确信有人在暗中出手帮助碧影神君,故而连婚事都暂且搁到一边,竭尽全力想要找出这个人的下落。

  

碧影神君的身体已经逐渐康复,哪怕神宫在无数人眼皮底下坍塌,他还是活了下来。赤炎帝君千算万算,忘了仙界元帅桑琉与碧影神君前世的私交颇好,又怎么可能眼睁睁让他葬于废墟之中。

  

“还有数日了。”仙界元帅府,桑琉推开门,便看见碧影神君面容苍白的靠坐在榻上,看着窗外落花凋零。

  

“你不去见她?”桑琉问,他从没发现自己的好友会这般退缩。

  

碧影神君咳嗽两声,却笑了:“不用,她不会嫁。”

  

桑琉挑眉:“可她以为你已经灰飞烟灭了。”

  

碧影神君面色并无波动,他摇了摇头,声音沙哑:“桑琉,请你去助小白一臂之力,她一定会想办法逃出来的。”

  

桑琉并不相信,可看他笃定的模样只得点头答应:“好吧,我尽力,可若是她不想离开,我也没有办法。”

  

“多谢。”

  

白芷帝宫之中已是一片喜庆,挂满了红色帷幔和灯笼,出入的仙侍仙婢们也特地赶制了喜庆的新衣,一眼望下去满目喜气洋洋。

  

白乐悠瞥了眼送来的喜服,连拿起来看看的欲望都没有,她靠在椅背上,蜷着身子看着仙婢忙进忙出,脑子里却在盘算着已经思考无数遍的逃跑计划,深怕漏掉什么。若是柳棠还在就好了,他一定会救自己出去的。这个念头刚起,她就觉得眼眶一酸,连忙将脸埋进胳膊里,不让旁人察觉她的异样。

  

挂在一旁的招魂灯里依然只有那一点萤火之光,微弱得仿佛下一秒就会不见,白乐悠哪怕心中焦急也只能无奈等待,期望它总有一天能够招回碧影神君的魂魄。

  

桑琉答应了好友的请求,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当晚就摸进了帝宫。幸好他的身手不错,否则若是被人抓到,就百口莫辩了。

  

桑琉刚靠近神女闺阁,白乐悠便在一片漆黑中警觉的睁开眼:“谁?”

  

这都能发现?桑琉连忙敲敲窗户:“是我。”

  

“桑琉?你怎么来了?”白乐悠披上外袍,将窗户打开,外头空荡荡的,显然那些守卫并没有发现他。

  

情急之下桑琉来不及多说,只能快速低声道:“几天后的大婚我负责警戒,你若是要逃婚,就从从西南方向逃,我会给你安排一个漏洞,就这样。”话音刚落,他的人影消失,一队巡逻仙兵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的拐角,白乐悠来不及关上窗户,只得装作失眠,倚在窗口发了一会儿楞,才关上窗躺回床上。

  

靠,连桑琉都看出她想逃了,赤炎帝君是不是早就发现了?真的失眠了的白乐悠直愣愣的看着帐顶,心中颇为复杂。

  

不信自己这般倒霉的白乐悠翻了个身,冷静下来继续思考:不一定就是桑琉看出来的,他这些日子压根就没见过自己,那是谁这么了解自己?一个碧色身影闪过脑海,她猛然坐起身,却又颓然的倒了下去。怎么可能,碧影神君早就灰飞烟灭了,那盏招魂灯还在她房里挂着呢。

  

成亲当日,车水马龙,幸而娘家白芷帝宫附近人还算不多,大部分人都聚集在赤炎帝君宫中翘首以盼,白乐悠松了口气,暗暗祈祷一切顺利。

  

昨天,子依就混在侍女中溜进了白芷帝宫,一直藏身在白乐悠房内,第二天清早,当仙婢们打开门时,白乐悠偷偷施法,让子依变成了自己的模样,骗过了几个仙婢的眼睛。

  

眼见着一袭红衣身姿曼妙的新娘子被人接出来,踏上花轿,前来迎亲的赤炎帝君虽是满面笑容却依然留神看了眼新娘子的方向,看她毫不抵抗的顺从的模样才稍微松了口气,一行人赶往赤炎帝宫。

  

事实上白乐悠却在迎亲队伍离开之后,鬼鬼祟祟从后头偏僻角落翻墙出去,殊不知一切都被特意守着的桑琉看了个清楚,桑琉眼中闪过一抹惊讶,没想到碧影神君猜得没错,她还真逃出来了。

  

既然如此,那他自然得兑现承诺。桑琉转过身,不动声色的调整了几条仙兵巡逻的路线,让她顺利逃出帝宫范围。

  

白乐悠觉得今天当真十分顺利,就连巡逻的仙兵都没看到,就顺利逃出老远,果然是桑琉在暗中相助吧。等到溜出帝宫范围,她寻了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取出千叶莲华,全力往众生池的方向飞奔而去。

  

凡界三千界,事实上当然远远不止三千个,等她逃进去,任赤炎帝君有通天本事也寻不到她。想到这,白乐悠的面上终于浮上这些日子以来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

  

与此同时,迎亲队伍正一路缓缓往赤炎帝宫而去,四位帝君镇守四方,帝宫自然离得很远,头顶着喜帕的新娘坐在轿中,苍白的手指暗暗揪紧了裙摆。

  

这是她的最后一天,就像是盛极的花,将会在怒放到最美的那一刻凋零。

  

赤炎帝君的意气风发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一路上仙童撒下的黄金几乎铺满了整条路,无数人在附近围观这场穷极奢靡的婚礼,无数仙女嫉妒的目光快要将那个轿子扎穿。

  

“夫人累不累,可要休息一阵?”赤炎帝君的声音今日出乎意外的温柔,透过薄薄的轿子传过来。

  

子依咬紧了唇,不敢发出一丝声响,她要是一开口,一切就全完了。

  

赤炎帝君久未听到回答,面上的笑容已经逐渐褪去,正在千钧一发之际,突然有个喜娘慌慌张张跑了过来:“哎呦,新郎官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快到前头去,没进洞房的新娘子可不能开口!”

  

仙界还有这种规矩?赤炎帝君疑惑的看了眼喜轿,他没结过婚,还真不知道,但是眼下没办法,只得听喜娘的。

  

看着赤炎帝君的身影又回到队伍前头,跟着喜轿一起往前走的喜娘暗暗松了口气,重新恢复一脸笑意,向着左右的围观人群打招呼。

  

没进洞房的新娘不能开口说话?坐在轿子里的子依抿着唇,她从未听说这么一条规矩,难不成这个喜娘知道,她是个假新娘?

  

子依心里掀起惊涛骇浪,却只能按捺着不动,但愿这喜娘是神女这边的,否则……

  

顺着黄金铺成的道路,迎亲的队伍终于抵达了赤炎帝宫。本就以金红色为主的帝宫今日更是妆点得富丽堂皇,精纯仙气在整个宫殿中流淌,身处其中不仅心神清明更对修为有益,可见赤炎帝君此次是费尽心思,下了血本。

  

慈渊帝后跟着白芷帝君踏进赤炎帝宫的大门,微微侧过头看了眼刚下喜轿的新娘,目光中流露出的不舍让附近的人纷纷开口劝慰,却没人发现她眼底最深处的那一抹愁绪。

  

还是那个喜娘扶着新娘下来,小心翼翼的托着她往里走,殊不知旁边观礼的人群中却有一抹若有所思的目光落在新娘身上,好似发现了什么一般。

  

骤然之间一阵风起,吹得众人衣衫翻飞,眼见着那新娘子的喜帕快要掀了上去,光洁如玉的下颚已经露了出来,身边的喜娘尖叫着拉下喜帕,险险遮住了新娘的脸,一时间子依险些叫出声来,幸好有这个喜娘,否则所有人都会发现,她这个新娘是假的了。

  

赤炎帝君早就感觉到了这阵风的古怪,他眯了眯眼,目光转向人群:“刚刚,是谁在捣乱?”

  

一时间喜庆的气氛凝固,前来观礼的人似乎没想到他会当场翻脸,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却没人站出来承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