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正太师父养成仙

第156章 尾声

正太师父养成仙 繁尘漠色 3508 2020-01-30 15:00

  

凝固的气氛没有僵持太久,天帝开口了:“罢了,赤炎,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不能被这些小事给耽误,想必只是哪个小辈调皮,你就别吓唬他了。”

  

赤炎帝君默不作声的扫视了一眼人群,可惜,一个小小的引风诀,仙界人人都会,想要查出个子丑寅卯来几乎不可能,饶是他不甘也只得作罢,转过头去暗中吩咐仙侍加强戒备。

  

等这个风波过去,喜庆的氛围又逐渐回来,喜娘拉着新娘子进去拜堂,这次可谓打起十二万分的小心,幸而没有再出意外,顺利的拜堂后新娘被众仙婢拥簇进了洞房,而赤炎帝君却被众人拦在了外头。

  

看着面前的喧闹,慈渊帝后静静坐着,偶尔同身旁的人说上一两句话,直到喜娘从洞房里出来,仔细掩上门后,与她好似无意的交换了一个眼神,便没有了动作。

  

上头诸位神君帝君闹得厉害,下面的小仙们也没有闲着,纷纷开始八卦起如今的仙界局势,今天的大婚可不是一场喜宴这么简单,对整个仙界而言,帝君之间微妙的平衡已经改变,仙界的局势也会有所改变。

  

“赤炎帝君如今与白芷帝君结盟,青帝君之位空缺,墨危帝君孤家寡人,怎么坐得住?”

  

“哼,我看呐,墨危帝君才是天帝陛下的心腹,否则,他怎么会眼睁睁看着另外两家结盟而不作为?”

  

“不还有个帝君位空着吗,急什么。”

  

“你们说,青帝君之位陛下会留给谁?”

  

“原本肯定是碧影神君的,明眼人都看得出陛下对他的器重,可惜……”

  

“你是老糊涂了?在赤炎帝君的宫里提那位神君可是忌讳!”

  

……

  

墨危帝君不动声色的将神识抽离回来,又看了眼洞房方向,唇角不可察觉的露出一丝笑意:结盟?只要碧影神君还活着,恐怕没这么容易。

  

没错,天帝神宫坍塌之际,出手的不仅仅有桑琉,还有墨危帝君的人,纵使赤炎帝君摆明了想陷他于死地,却也没能拦得住旁人暗中伸出的援手。否则桑琉区区一个元帅,怎么能斗得过帝君?早在先前赤炎帝君满仙界寻觅碧影神君下落的时候就被发现了。

  

墨危帝君,深藏功与名。

  

墨色的袍子闪过人群,他踏出热闹的大厅,只与天帝说了声便悄悄离开了。临走前墨危帝君回头看了眼满目赤色的宫殿,面带笑意摇了摇头:赤炎啊赤炎,你还是太年轻了,好戏,还未开始。

  

等到夜幕降临,宾客大多散尽后,赤炎帝君推开洞房的门,一眼瞧见那乖乖坐在床边,盖着喜帕的女子,满意的勾唇。

  

这洞房四周被他下了无数禁制,连一只苍蝇也别想逃脱,就算她心有不甘,也插翅难飞。

  

“你今日倒是乖得很,死心了?”赤炎帝君懒洋洋的语调透过喜帕传到子依的耳朵里,她却发现自己没有半分慌张,只是无奈的笑了。

  

“我本以为,你早就揭开盖头自己睡下了,没想到居然会乖乖等我。”赤炎帝君不紧不慢的走过来,“怎么还不吱声,哑巴了?”

  

眼前的红色被骤然揭去,还没等子依适应外头的光芒,便被人一把紧紧扣住脖颈。

  

赤炎帝君面上的笑容在看到她脸的那一霎那褪得干干净净,满眼的怒意好似恨不得将面前的人千刀万剐,凌冽的杀气盘旋在奢靡的洞房之中,将那股暧昧的氛围搅得干干净净。他的声音骤然低沉,夹杂着冰霜:“怎么会是你?”

  

梦醒了。

  

子依看着眼前这个怒意冲天的男人,心里却意外的平静:“是我。从一开始到最后,神女从未想过要嫁给你,你们注定无缘。”就像,我和你一样。

  

赤炎帝宫中忽然传出一声愤怒不甘的咆哮,惹得仙侍仙婢一阵惊慌,冲进去才发现,身着红衣的新娘倒在血泊之中,姣美的容貌不染脂粉,唇畔挂着一抹笑意,可却不是神女白暄。

  

“哈……”赤炎帝君苦笑了下,这一日的乖顺让他大意了,没想到她竟会如此大胆,从一开始就不是她,“注定无缘……么……”

  

假新娘的事情败露后,赤炎帝君很快下令追寻神女白暄的踪迹,可惜一时半会,什么线索也查不出来。

  

穷极奢靡的一场婚礼,最后成了一场闹剧,这急转直下的情形震惊了整个仙界,白芷帝君很快收到消息,怒不可遏的摔碎了最喜爱的茶盏。

  

“她怎么敢,她怎么敢!”白芷帝君来回走了几步,气得说不出话来。

  

慈渊帝后却满面平静,坐在一旁什么也不说。

  

白芷帝君顿了顿,目光转向她:“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我的囡儿不该成为你用来结盟的牺牲品。”慈渊帝后今天少有的强硬,目光平静的看向他,“哪怕我一辈子都看不到她,也不能让她下半辈子过得不快乐。”

  

“赤炎帝君哪里不好?”白芷帝君皱眉,似乎无法理解,“他是帝君,还是唯一一个没有成亲的帝君,多少人想要将女儿嫁给他,难道还比不过那个已经死了的碧影神君?”

  

“你不会明白的,”慈渊帝后站起身往外走去,“有些事不能勉强。”

  

桑琉拢拢袖子,看着天空叹了口气,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呐。

  

“帝君,一切都已经收拾妥当。”

  

“下去吧。”墨色袍袖一挥,下面的人影很快消失,墨危帝君敲着椅子的扶手微笑,“有些事,不能勉强。”

  

这件事过后,白芷帝君不仅无法和赤炎帝君结盟,而且指不定还会翻脸,鹤蚌相争,渔翁得利,墨危帝君笑而不语。

  

在多方人马的阻碍下,赤炎帝君的搜查困难重重,他坐在空荡荡的大厅内,突然笑了起来:“枉我机关算尽,费尽心思,还是输了……缘?当真有这种东西?哈……”

  

另一边,白乐悠紧赶慢赶,赶到众生池的时候已经暮色低垂,快要天黑了。她看了眼赤炎帝宫的方向,十有八九,他已经发现了吧,但愿子依能顺利从赤炎帝君手里逃出去……

  

刚刚抵达众生池畔的她,却在此地遇到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暮色之中,人迹罕至的众生池附近一片寂静,白乐悠却看见那池畔隐隐绰绰一个人影,不由心中一紧,转瞬双刀便执于手中,不管是谁在这里,都挡不住她!

  

那人似乎感觉到有人靠近,转过身来:“小白。”温和熟悉的语调,让她如遭雷击,一时间甚至怀疑自己入了幻境。

  

“柳……棠?”白乐悠不确定的喊了声,又靠近几步。

  

碧影神君穿着凡界最常穿的那身浅碧色衫子,褪去高高在上的气度,恍然间让白乐悠觉得仿佛回到了凡界,柳棠还是个妖修,凡界还尚未被幽冥妖魔攻打的日子。

  

“是我。”他笑了笑,面上还有些苍白,“我等了你一整天了。”

  

白乐悠眼睛一酸,没忍得住,泪珠子掉下来,连忙拿胳膊擦了擦:“你怎么会知道我要来这里?”

  

一块帕子递过来,面前的柳棠微笑:“我猜的。”

  

“我以为你死了……”白乐悠泪光盈盈的看着他,委屈之色顿显,“赤炎帝君还给了我一盏招魂灯。”她将那盏随身携带的招魂灯递过去,“你看,他说用这个可以招回你的魂魄,我还信了。”

  

柳棠接过那盏招魂灯,里面米粒大小的亮光依旧若隐若现,他心中顿时一痛:“对不起……”

  

白乐悠只觉得这些日子以来的煎熬在他出现的那一刻终于压垮了自己,委屈的心情一时间没法控制,眼泪啪嗒啪嗒往下落,她嘟囔着埋怨道:“我不想嫁给赤炎帝君,你都不知道,这些天我是怎么过来的。”

  

“对不起。”柳棠拉过她,替她将哭得乱七八糟的脸擦干净,却不知道怎么才能安慰她,“我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死。”

  

白乐悠紧紧扯着他的衣裳,仿佛一松手他就会不见了一般,柳棠低头看着她,好似受到蛊惑一般低下了头,尚未说完的话语消失在紧紧相贴的唇瓣之间,彼此之间的隔阂早已消弭于无形。

  

夕阳已经落下,夜幕逐渐降临,一对紧紧相贴的人影在池畔显得格外和谐,白乐悠的生涩似乎取悦了柳棠,他拍拍她的脑袋:“一起走?”

  

经过这么多事,白乐悠也不矫情了,大力点头:“嗯!”

  

二人并肩来到众生池前,看着里面一池混沌,白乐悠下意识的皱起眉,耳边传来柳棠的低声询问:“想去哪?”

  

她原本就想,一个人的话,随便去哪儿都行,更何况如今还有柳棠,去哪里她都不会害怕。她满足的笑了笑,拉着柳棠跃入池中,直往某界而去。

  

池面没有激起半丝水花,依旧一片寂静混沌,夜幕降临,月上树梢,这个僻静的地方依旧静悄悄的,仿佛从未有人来过。

  

仙界彼端,新的天帝神宫之中,高坐神座的天帝忽然侧过头看向窗外,几不可见的露出一个笑来。

  

三世姻缘,终成正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