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倾世妖妃

第30章 轻澜山庄

倾世妖妃 白墨柔 3881 2020-01-30 15:19

  

安遥夕与浅玉坐在鹰背上,朝着一处山峦飞去。山峦云雾缭绕,美景美不胜收,碧水映着青山,青山衬着碧水。黄鹂鸟鸣之声婉转悠然隐于丛林,风吹着或是金黄,或是火红的秋叶,卷起层层波浪。安遥夕命浅瑛飞的低些,细细欣赏着这秋林美景。此行目的地是穆千夜的轻澜山庄,安遥夕打听了位置,就寻来了。

  

轻澜山庄坐落于山上,虽说出入麻烦了些,倒是清静幽雅,似是遗落在人间的仙境一般。

  

落在门口,浅玉上前叩门,片刻就有小厮上前开门。

  

“绝世公子,请进。”小厮不卑不亢,彬彬有礼,说着打开了门。

  

看着浅玉疑惑的模样,小厮解释道:“公子吩咐过,若是有一身黑袍、年约八九岁的小公子前来,只需将绝世公子引去便可。”

  

浅玉点点头:“劳烦穆公子为我家公子费心了。”

  

轻澜山庄内,种了许多梨花、杏花、桃花,只是深秋,不是开花的季节,错过了欣赏成片花林大的时机。安遥夕背着手,并未跟上小厮,反倒是独步走进林中,踩着树叶观赏这美景。洛凌风的王府虽美,但却终究是多了些严谨的感觉,不似这山庄,只是随意的栽下植株,随意在草丛中踩出的小路。落叶便这般任由它堆积在树下,却并不显得荒凉,给人感觉自然优美。

  

小厮并未出声打扰安遥夕,默默跟在她身后,任由她随意闲步逛。忽闻琴弦之声,洒脱随性。安遥夕循着琴声,在飘摇的金黄落叶雨中走去,在树林中,有一个小亭子,倚着小山石而建,亭中独坐一红衣男子,闭着眼睛抚琴。

  

似是察觉到有人来了,穆千夜睁开眼睛,停下了手中的曲子。安遥夕摘下斗篷的大帽子,微微一笑:“这轻澜山庄,可和我想象的差远了。”

  

“哦?那遥夕想的,是什么样的?”

  

安遥夕随意的坐在穆千夜对面,笑道:“你是富商嘛,所以总觉得你的住处应是地处繁华之地,雕梁画柱,金银点缀,珠宝为匾,玉石铺路。”

  

“金银珠玉虽好,却太过珠光宝气,显得庸俗了些,倒不如此处清静幽雅,不染尘俗。”

  

“只是这清雅幽静,也不掩某人的光华吧?”

  

穆千夜淡笑,洒脱随意,一身本来艳俗的红衣却显得他洒脱不羁、妖艳地夺目。

  

“今日遥夕既然来了,我这主人自然要好好招待。正好那些店铺的收益,遥夕的那一半放在‘灼华轩’,我们去哪里吧。”

  

“灼灼桃花,三千繁华。”安遥夕看着风吹起穆千夜的红色衣摆,突然说道。

  

穆千夜顿了顿,略略回头“樱花映梨花,妖然若罂粟。”本是并不着调没头没脑冒出来的这样一句,安遥夕却愣了愣。乍闻这句话,似乎只是随意凑起来的话,只是细细思来,不正是暗指安遥夕么?她看起来,便如同粉嫩天真的樱花与素白色淡然的梨花一般,谁知其本质,却犹如妖艳的黑色罂粟花,神秘不可捉摸。当被这神秘所吸引的时候,谁记得,这罂粟,本是有毒的毒花······

  

在这幼小的身体、稚嫩的面孔、天真的言谈中,谁知道她的灵魂,是个冷漠无情的杀手呢?

  

安遥夕小脸笑了笑,迈着小腿跟在穆千夜身后。‘灼华轩’是个会客厅,这里边的墙壁山,挂着几幅水墨画,不知是出自谁之手,寥寥数笔,却分外传神,刻画着一种文字无法描述的神韵。

  

“坐。”穆千夜拿起茶壶,沏了一杯茶,立刻,茶香四溢。这茶并不是什么好茶,显得有些粗糙。安遥夕端起茶盏,轻轻缀了一口,立刻,薄荷的清凉与花的芳香微甜在口中漾开。

  

“这是什么茶?”

  

“这是我收集薄荷嫩芽与槐花做成的,登不得大雅之堂。”

  

安遥夕又喝了一口,笑道:“即是登不得大雅之堂,公子又为何用这茶水待客?”

  

“这种茶水,自然是不能用来待客,不过拿给朋友喝,总是可以的。”

  

安遥夕没有再说话,小手捧着茶杯,小口着品着。

  

“你先等一下,我去拿东西。”

  

点点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这个茶,真的挺别致的。乾坤听书网 www.qktsw.com

  

不一会儿,穆千夜拿着一叠银票,轻轻放在安遥夕面前。

  

“这些奇思妙想,也只有你能想出来了。你真是个···天大的惊喜。”他的嘴角轻扬,带着些邪气和痞痞的样子。

  

安遥夕乐呵呵的接过厚厚一摞巨额银票,揣进了怀里。“过奖过奖。”你给的惊喜也不少啊。

  

在轻澜山庄逗留了一会儿,安遥夕就又走了。她得去看一下打算创建的‘万妖门‘怎么样了。算来从那日下令之后,已经七天多了,她还是赶去查看一下比较好。好在有浅瑛,也不必担心路途问题了。

  

浅瑛变成巨大的鹰,张开双翼,速度极快。

  

不一会儿,就飞出了皇城之外。到了目的地,安遥夕走在前边,望着湖水。

  

这是几座高大入云的群山,这个湖泊几乎是四面环山,围绕着它的山崖接近垂至,十分陡峭。而且这地方位置不低,位于几座山的正中,正好在半山腰上,只有隐蔽的一个山洞可以通向这个地方。可谓是易守难攻、隐蔽无比的地方了。这里面青山绿水,面积广阔,可外边,却有许多蛇蝎毒虫,一般也没有樵夫愿意来这里。非武功高强的人不能攀上这处险峰。

  

安遥夕对这处地方十分满意,有这么一个老窝,也不必时时担心被人端了。不过必要的防护,却是必不可少的。苍琅他们找了许多工匠来修筑楼阁,楼阁已经初具规模了。

  

“这些工匠,可信吗?”浅玉有些忐忑。

  

“不必担心,到时候将这些工匠的记忆抹去即可。”浅瑛说道。安遥夕点点头,拿出刚刚得到的八千多两银票,自己只留下了小部分。

  

“苍琅,你把这些拿去,万妖门刚刚起步,只要资金跟上了,我相信假以时日万妖门必能成为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大势力。”

  

“是。”苍琅接过那些银票。

  

“另外,也收服一些散修的妖怪吧。万妖门不必人数众多,但必须忠心。收进人的时候,最好是一些没有亲人的人。”安遥夕巡查着,说道。这些人往往没有牵挂,能更好的为她卖命。而且也避免了将来敌人用他们的亲人威胁的可能。她的话,苍琅都一一记下了。偶尔有些工匠侧目,好奇的看着苍琅恭敬地跟在一个小孩身后。不过并未有人问出来,因为这位冷酷的苍琅大人,让他们于心而生出一种不敢接近的感觉。

  

在这谷中转了转,安遥夕就在苍琅的带领下从小路中走。小路渐渐通向了山洞,山洞之中有许多奇形怪状的石头散落着,安遥夕看着这些高大的石头,突发奇想,让苍琅按照她的指示搬动这些石头。虽然苍琅和浅玉浅瑛很是疑惑,不过他们并未阻止安遥夕,他们相信小姐(主人)不会毫无原因的让苍琅搬这些石头。

  

好在苍琅不同于人,否则哪怕是内力身后也会被累死的。黑色的石头渐渐被放置成有些诡异的形状,很快,就又恢复了自然的样子,好似石头本就是应该在那里的,似乎是很久以前就立在这里,就在这时,异状突起。

  

忽然,安遥夕他们来时的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广大的草原,黑乎乎的洞穴忽然变成阳光明媚的草原。浅玉因为这变故瞪大了眼睛,向前走了几步,这时候,面前的草原幻化成了深不见底的悬崖,而浅玉,正站在这悬崖边,甚至半只脚掌已经悬空!浅玉一声惊叫,转头却不见了安遥夕他们的影子。

  

“小姐··小姐····”

  

“别怕。”这时候,突然听到安遥夕的声音,幻想缓缓变回黑乎乎的山洞。浅玉惊魂未定的拍拍胸脯,紧紧跟在安遥夕身后。

  

浅瑛和苍琅刚刚只看到浅玉走了出去,然后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之后一声尖叫,颤颤巍巍的收回刚刚踏出去的脚,在原地打转了几圈,就非常无助的几乎要哭出来。口中还念叨着小姐。就在他们惊讶浅玉是不是发疯了的时候,安遥夕走着奇怪的路线,明明几步远的距离愣是走了十几步,然后将浅玉带了回来。

  

“小姐,这莫非是···阵法?”浅瑛惊讶地问。妖怪们本是没有灵智的,哪怕有些幸运的踏上了修炼的途径,也极少能接触学习到这些阵法。阵法都是人类和人类的道士们会的。

  

安遥夕点点头,说道:“这确实是阵法,不过这也是我第一次用,效果还不错。”

  

就在刚才,她脑海中突然想起了一段话:阵法,不外乎借天地之威。利用天地间本就存在的东西,来制造阵法。越是能更大限度的借用这些力量,阵法的威力就越是强大。初级阵法,借住草木石块,中级阵法,借助地形之势,而高级阵法,便是真正的偷天取势,借助日月星辰之势。制造阵法虽然需要时间,但是阵法一旦制造好,那就能发挥出远远高于自己的力量,因为天地,才是最强大的。与阵法相斗,就是在与天斗。但不是所有的阵法都能达到这个程度,有些阵法的漏洞很多大。其实阵法隐藏的再好,也有漏洞,那就是入阵的一瞬间。阵法形成的一瞬间破绽是最大的,但是能抓住这个机会的人,极少。

  

安遥夕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记得这些玄之又玄晦涩难懂的东西,不过,效果挺不错的,她不介意学一下这个。

  

摆好阵法,安遥夕又按着脑海中的路线教浅玉浅瑛和苍琅。这个阵法是困外人的,总不好把自己人也困住,那可就闹笑话了。还好三人很快就学会了怎么用这个阵法,就连浅玉,也懂了怎么走。

  

走出了这里,安遥夕一抬头,天色不知不觉又晚了。好像,她每次出王府,都是耽搁好久才回去的啊,貌似,某王爷一向对这种晚归的行为很有意见啊······

  

安遥夕这个时候竟然有一种不敢回去的想法,大概,某王爷会生气····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